第196章 喧宾夺主

  “怎么可能?这可是城主大人的成名绝技,这小子怎么看也就二十岁不到,他就是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能这么强啊!”

  北寒城的魂宗强者们,完全看不明白,这秦云飞不过水系的初级魂宗而已,怎么可能扛得住,城主大人的这一击?

  曾几何时,西门龙风就是凭借这一招,战胜了北寒城的八位强者。

  但凡经历过那一战的人,如今仍无法忘记,当初魂帝初期的城主西门龙风,仅仅凭借这一招,就一举拿下八连杀,那些强者之中,不乏魂帝中阶的强者,正是因为如此才尊定了他在北寒城的统治地位。

  可如今,这西门龙风的成名绝技,在秦云飞面前,却如此不堪一击。

  当初败在西门龙风手底下的那些人,谁会服气?纵然是他们的徒子徒孙,如今都不会认可这一战的结果。

  因为这一战,那根本不是战斗,而是一场颠覆他们所有荣誉的耻辱一战。

  “西门城主,你是在绣花么?你的必杀技,连人家的防御,都不能破开!”

  那些曾经被西门龙风打败了的,便在下面嘲讽起来。

  甚至有些人,还吩咐自己的徒弟,赶紧回家,叫自家的前辈来瞧一瞧这一战的真假。

  不过是几分钟而已,原本已经聚集了三五十人的演武场,此时已经聚集了上百人。

  这里面,不乏各大家族的成名高手,同样也聚集了所有的青年才俊。

  但他们看着眼前的战斗,却没有一个人有轻松的感觉。

  而备受关注的西门龙风,这时候也感觉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

  他瞧着众人,良久,才倒吸一口凉气。

  “江山代有才人出,诸位也别太在意。方才我只是用了三成力,毕竟对方修为低我太多,若是我全力出手,岂不是有欺负晚辈的口舌?”

  这位城主大人说话还真会扯淡,刚才因为被秦云飞三番五次的拒绝,他早就动怒了,所以刚才施展的那一招绝杀,本就使出了九成的威力。

  可即便如此,他也不能破开秦云飞的防御,所以他的心中,才会出现如此剧烈的动荡。

  但下面那是自己的臣民啊,如果自己不能挽回些许的颜面,将来自己如何立威?

  所以,想到这里,他还是不得不去思考如何应对自己的手下。

  对付敌人,他可以有无数种方法,但对待自己城中的臣民,那他就只有一种方式,将自己阐述成一个不可战胜的战神,否则,自己的统治位置,就会被人窥视。

  他在北寒城,就是因为一直被视为不败战神,所以才会受到众多尊重,才能如此统治一个城池多年,而从未受到下属的怀疑。

  但今天和秦云飞的这一战,他的地位,却出现了动摇。

  自己曾经的劲敌,也都一个个崩了出来,他们似乎都在等待这个机会,只要自己今天所展示出来的实力,不如当年,那么他就会再次迎来与八大家族的对抗。

  明白了这层关系之后,西门龙风最终做了一个决定,这一战,他许胜不许败。

  无奈之下,他倒吸一凉气,展开自己火凤之翼,整个人翱翔九天后,搜的将手望天一举。

  “秦云飞,今天为了我的荣誉,看来我必须要施展逐日神弓,才能一箭定乾坤了。如今你能败在这一箭之下,也不要有任何的难过,这样的战败,是荣誉。”

  说罢,西门龙风在空中,竟然不知从何处,取出了一把有一丈长的光影巨弓。

  此弓形如凤凰展翅,通体殷红,且闪耀着十丈红光,耀眼无比。

  当西门龙风展开了这逐日神弓以后,那台下的众家族高手,便陷入了沉默之中。

  其中一穿着灰色袍的家族族长,见到了这神弓出世,便赞叹道,“此弓,乃是我北寒城千古传承的本体魂武神器,已经多少代城主不曾拿起,西门龙风,竟然可以将其与本体融合?”

  而赤色袍的家族长老,这时候也只能捶胸叹道,“是啊,能和这神弓融为一体的强者,怪不得当年可以凭借一招,就将我们八人联手击败……”

  白袍族长冷哼道,“朱文长老,若是你家家主还活着,我想他也不会赞同你的意见吧。”

  说着,那白袍族长一伸手,指着天际,“你们看那里,这西门龙风使用逐日弓虽然强大,他可并非是百分百的融合。你们看到他手上的裂痕了么?”

  众人一瞧,果然在西门龙风的手掌处,竟然和逐日神弓存在一个十分细小的漏洞。

  虽然小的不能让人发现,但他们仍对西门龙风,有着绝对的认可。

  “即便存在瑕疵,但能做到这种地步,西门城主,和当年创造北寒城的那位前辈,已经做到了几乎同步的境界,想来突破魂尊,应该不远了。我们还是不要再有任何妄想了。”

  虽然大多数人这么认为,但那位白袍的族长,仍是一脸的不甘。

  “你们别高兴的太早!既然融合存在间隙,那就有反噬的可能。你们看那小子,他可一丁点的都不怕呢!淡定的很!”

  他指着秦云飞,众人这才注意到,此时的秦云飞,当真是稳如泰山。

  而且,此时的秦云飞,并没有重新搭建自己的防御体系,而是微笑的看着天上的西门龙风,似乎是在等待他的弓箭射来。

  或许是秦云飞那淡定的神情,最终激怒了西门龙风。

  这西门龙风,丝毫不顾及他前辈的身份,竟使尽了浑身魂力,将那逐日神弓全部张开,一丈长的弓身,硬生生让他拉成满月,原本十丈光芒,此时也如万丈神光一般,照耀的人眼睛生疼。

  但站在台下的秦云飞,此时却仍是毫不惊慌。

  “城主大人,还有九招,您可准备好了,若是失败了,那可就要按照约定执行。”

  秦云飞淡定的抬着头,看着空中的西门龙风。

  这西门龙风听了秦云飞的话,他气恼非凡,当即就丢开了手中的弓弦。

  “臭小子,你要为自己做的事,付出惨重的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