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2 路明雪同学被欺负了

  林焕这边正在帮夕晓解答试卷的错漏处,这边林焕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手机震动的来源是特别关注的夏沫。

  将夏沫设置为特别关注倒并不是出于什么别的原因,不管夏沫再难缠,她现在的状态始终是一个幽灵,如果出了什么岔子、或者是遭遇了什么意外,能够拯救她的人,从头至尾就都只有林焕一个人。

  林焕看了消息,神情陡然间便变得凝重了起来。

  他抬头望向一脸疑惑的夕晓,“沫沫说路明雪出事了,我们赶紧去看看吧——”

  夕晓的脸色突然就发生了变化,她点点头并放下试卷,同林焕一齐赶往了医务室。

  两人一到医务室的门口,林焕就被看上去焦急万分的夏沫一把抱住,夕晓更是没有丝毫地犹豫,大步进入医务室,发现了正在独自给膝盖伤口消毒的路明雪。

  路明雪穿着一身运动服,好像这堂课她们是在上体育来着的——路明雪高高卷起裤腿,裤子的一处破了个很大的洞,裤子看上去也脏兮兮的,应该是在体育课上摔倒了之类。

  “嘁……明明提醒了不要她掺和的。”

  看上去路明雪对夏沫的自作主张很是不满,夏沫这边则是满面的怒容,“呐,狗焕,你知道吗?真的太过分了!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碰到这么过分的女生!”

  “你别着急啊……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虽然依照路明雪的性格,她并不喜欢讲述这样的经历,但好在有了夏沫这样的一位见证者——她本来打算找路明雪批改试卷,结果被告知她们要上体育课——于是夏沫跟着路明雪跑去了田径场,体育课一开始大家都要慢跑做热身,路明雪跟在团体里跑了一阵子,突然就因为身体失去平衡重重地摔了一跤。

  “虽然当时人多眼杂很多人没注意,但我可是亲眼看到一个女生故意使坏绊倒她的。”

  “是、这样吗?”

  林焕抬头望向路明雪。虽然路明雪平日里表现十分高冷,但林焕从来不觉得她是会惹事那种类型的女生,这样的她,应该是遭到校园霸凌了吧……

  路明雪微微偏了头,“不管你的事,不要瞎掺和——否则的话,我会非常困扰的。”

  困扰……吗。

  “不过这可不行……”林焕正色道,“这种事情有一有二就有三,你应该很明白的吧……还是说你自己有解决的办法?”

  路明雪摇摇头,“要是整天都为了一些小事和那些跳梁小丑生气动怒,那人生该有多无趣。”

  “这不就是阿Q精神了吗……”

  路明雪突然咬了咬唇,这时候夕晓在给路明雪涂抹云南白药的喷雾。

  她和路明雪确实在很多时候都不需要语言交流,一个微表情,一个微动作便可以教人心领神会。虽然夕晓没有答话,看上去她也已经明白路明雪遭遇了什么。

  看来……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试试向老师反映吗……这种事情应该属于校园霸凌的范畴了。”

  路明雪摇摇头,“【霸凌】这个词的分量很重,这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用的。而且,这种事也不会经常遇到——别误会了,我指的是这次我没注意到她们的小伎俩,这本身是我能力不足导致的后果。”

  话说,受了这样的伤,还是自己一瘸一拐地过来处理的吗……就算觉得路明雪再怎么不合群,男生们也不应该——

  林焕紧紧攥着拳头,他很为路明雪感到不平。即使受到排挤的对象不是路明雪,而是再普通不过的路人,林焕也会很生气。

  “行了。”路明雪像是长舒了一口气,她少见地冲林焕露出笑容,“弱小丑陋的人会因为妒忌立刻结成一团去排挤别人,这种事情,我从小学开始就经常遇到,现在早就习惯了——所以,虽然很高兴你会为我不平,不过那是没有实质性意义的——他们可不会在乎没有存在感的家伙。”

  没有必要?这句话可轮不到你这个受害者来说……

  而且,都到这个时候了,为什么还要特地地损我一把啊……

  林焕非常不爽。

  “要干一票吧,护妻狂魔狗焕君。”

  夕晓申请照顾路明雪而跟老师请了早退的假,而在回教室上课路上,夏沫如是问了一嘴。

  “……把护妻狂魔什么的给我删掉,我只是确实觉得路明雪有的时候真的太见外了。”

  “见外嘛……”夏沫噗噗笑道,“这么说,你已经把小雪当成自己人了……”

  “小雪……肯定是自己人啊!”

  因为夏沫总是在一旁小雪小雪的叫,林焕直接就脱口而出了。

  望着夏沫那颇为玩味的目光,林焕不由得感慨起来,

  这个二货……到底是帮路明雪报仇还是单纯地只想看我自爆啊……

  这次的事件牵涉到内部人员,想要找帮手感觉很难。

  倒并不是说林波儿、游马她们愿不愿意帮忙,但这两个家伙确实起不到什么作用,还会被路明雪拿来做反向间谍来使用。既然路明雪不屑于回击,她肯定会反对林焕的介入,所以不适合让更多的人知道林焕和夏沫的意图。

  从夏沫的描述来看,林焕认为路明雪所在的班级有种莫名其妙的诡异,明明在其它班级做起来理所应当的事情,比如说关心同学之类的,但在路明雪的班级中却完全感受不到。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路明雪性格再糟糕,粉丝应该也有不少的才对啊……

  这样看的话,能够帮助林焕和夏沫出主意的,恐怕就只有夕晓了吧。

  “不可以。”

  林焕主动来到夕晓的座位、在找到夕晓以后,没想到夕晓却抿着唇说出了这样的话。

  “额……是有什么隐情吗?夕晓你应该也希望路明雪变得更开朗一些吧——”

  【这个我当然明白,可是……】

  夕晓抿唇道,【那样做、那样做的话,并不能解决小雪的问题,那只会让她对交朋友这件事更加绝望。】

  更加……绝望吗。

  夕晓看上去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个难言之隐应该也和路明雪的本质有所关联。

  呼……这样一想的话,想去帮路明雪解决问题,其实也是在治疗她的心伤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