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恐龙回来了

  昔日的灵仙岛,今天的恐龙岛。

  从天空望去,小岛遍地都是裸子植物和蕨类植物长成的茂盛高大的森林,为这里提供着充足的氧气。全岛设有陆路和空路两条观景路线,有飞车、飞艇供游客租用。

  不过现在还差着恐龙。

  岛上的游客中心前面的原野地正十分热闹,恐龙复活仪式!

  也有全球直播,很多人都来了,这时都戴着呼吸面罩。人类在这里过量吸氧,是会死的。

  此前对于恐龙的长相,团队已经有过一场激烈的讨论了。因为虽然在南极找到了很多化石,但恐龙的软组织还是一点没有。

  到了这个关头,专家们还在说,现今的恐龙复原图不太可能准确,那更像是丧尸恐龙的样子——除了骨头,浑身只有干瘪而紧凑的肌肉,甚至是皮包骨头。

  “那恐龙应该什么样子呢?”林放很谦虚热诚地问。

  “……”然而并没有谁可以回答他。

  东墨彤弓拿着一本《DK儿童恐龙百科全书》看了又看,其实感觉这些也是挺酷的,“恐龙真正的模样恐怕永远没人知道了,人类文明给了它们一种新模样不是吗?这个样子复活,全世界都满意。”

  “对啊。”林放是没所谓的,“死了上亿年又活过来,它们就是丧尸啊。”

  但恐龙不会满意吧……卫苗忽然有个可怕的想象,自己沉睡了很多很多年,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成了干瘪丧尸模样,还有一群古怪的小生物在旁边欣喜地指指点点。

  他甩了甩头,想多了,绝对的想多了!复活出来的新恐龙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一亿个地球年前,也许这种生物有着自己的灿烂文明呢。”一位创天星人说道,准确而言是它的野兽体说的。这位创天共生体名为“拉库扎鑫”,是负责地球项目的建筑队的主管。

  拉库扎鑫(鱼)接着说:“如果我们变为一堆化石,后人可能以为是三种动物死在一起而已。”拉库扎鑫(鸟)说道:“也许这些恐龙也是共生体,复活的不是外貌错了,是形态就错了。”

  “你们是说,还有某种恐龙趴在剑龙的背上?”林放问。

  东墨彤弓手上翻了翻书页,剑龙,约7-9米长、2.35-3.5米高的草食性恐龙,背上长有骨板,尾巴长有尖刺。剑龙是世界上最出名的恐龙之一,正是今天的复活对象。

  “是的。”拉库扎鑫(野兽)说,“我们想,剑龙的背刺可能是用来嵌进另一只恐龙的腹部嵌槽。”

  它本来只叫拉库扎,但装了地球语言包后,特别喜欢汉字“鑫”字,认为这个字形象生动地表现了创天星人的精神面貌,透着一股“让我们强盛”的味儿,当即加上。

  它将这件事传回母星,还引起一场轰动。现在创天星人对地球文明产生了很大热情,像“犇、矗、焱、飝、嚞”这些叠字都在走红。东墨彤弓琢磨着怎么收一笔版权费。

  “也许不是恐龙,是恐龘。”拉库扎鑫(鸟)认真道。

  “绝对不会……”卫苗不由道,三只恐龙叠在一起?想想就恐怖。

  拉库扎鑫集体无视这小角色,望向正主,“林球长,考虑一下恐龘?”

  “这个字怎么念我都不知道。”林放耸耸肩,“不过我敢肯定不是念‘龙龙龙’。”

  事到如今已经全准备好了,型号够大的培植器就放在那边。

  DNA复原演算机把这几天算好的剑龙数据传过去。上次它虽然没被劈烂,却挨了一顿拳打脚踢,不敢再搞小动作。别以为机器、智能体没有痛感,它们也会痛。这就是有时候它们偷懒不干活,被一顿狂拍,就变好了的原因。

  “开始了!”直播记者们激动不已。

  全球观众看着林放走上去按下开始键,那个巨型培植器里的液体咕咚咕咚地冒泡,一个轮廓出来了,很快一只棕绿色的剑龙出来了。

  科学家们一片惊呼,无数的年轻观众欢欣若狂,这跟渡渡鸟、旅鸽那些不同,这是恐龙!

  地球联盟支持度↑

  恐龙概念股↑

  地球价格↑

  “吼吼……”那只剑龙被释放出来后,站在草地上,完全是懵比状态,我是谁?这是哪里?它看着那些小动物,疑惑、惊愕,但这些表情无法在它干瘪的脸庞上表现出来。

  人们看着它,感受到的是它作为新生儿,正在好奇、欢快地打量这个世界。

  “太好了。”

  “倾家荡产也要去恐龙岛玩一趟。”

  “侏罗纪公园成真了。”

  一股难言的感动在全球汹涌,这是何等的造物啊,竟由人类之手再现。

  “我们一直都说,地球联盟致力于建设我们的美丽家园。”东墨彤弓对直播镜头说道,“会有更多的恐龙重现地球的。下一次要复活哪只恐龙?请大家去联盟官网投票决出。”

  接着,林放再复活了三头剑龙出来,一共四头,两公两母。

  “吼!?”最先复活的那头剑龙惊慌地目睹了全过程,惊恐地看着同类,一副“这是什么鬼!?”的样子。它连连地后退,不想也不敢与那几头怪物有什么接触。

  其它三头剑龙也是这样,它们都Biu的一下各自躲得远远的,作孽啊作孽啊!

  尽管它们的表情表达不了这些情绪,但人们能看得出有些不对劲……

  团队专家们面面相觑,这、呃、这?

  受邀来到现场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拍《侏罗纪公园》那个,感到专家们的目光全部望来,好像是在求助。斯皮尔伯格偏过头,当没有看到。

  “林球长,为什么这些剑龙会这么慌呢?”直播记者问林放,“是出了什么问题吗?”

  林放望了望那些庞然大物,“没吧,人类婴儿刚出生的时候更慌,它们就是活动活动腿脚。”

  像应了他这句话,四头剑龙都在嗷嗷大叫,抬起前脚踢树踩地,踩出好些的脚印。

  专家们和斯皮尔伯格都松了一口气,全球观众重新欢呼沸腾,恐龙,恐龙,恐龙!

  “怎么我感觉它们在想说话?”拉库扎鑫(鱼)问,拉库扎鑫(鸟)说:“果然恐龘才对吧?”拉库扎鑫(野兽)说:“那些脚印好像每个都不同样哦。”

  与此同时,林放、东墨彤弓、卫苗与团队众人一起笑着张牙舞爪恐龙状,接受记者们的拍照闪光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