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受天下之朝拜

  时间线悄然向前推移几个刹那,天柱峰上因为几个突如其来的西方面孔,而是人心惶惶,一片大乱。

  可在太和殿中,在这区区极短的时间里,也有人没有闲着。

  大殿和广场本来就是相通的,无数游客只要一抬头,就能够见到大厅之中正在发生的所有事情。这也符合道教罗天大醮“万象自然,天地为刍狗”的道训。

  从这一点上看,道教确实比不得佛门密宗的那诸多“仁波切们”,在需要以甘露、大药为那些女施主们开光,然后再以自己的“金刚杵”为他们醍醐灌顶时,需要安排一间隔音密室,并确保无人看到的密教仪轨。

  不过也正因为得益于此,发生了这么大的事,除非在场的所有人都是眼瞎耳聋,谁还能不知道。

  “阿弥陀佛……玄灵道长,事态如此紧急,需要我们做什么尽管提,我们再怎么样,还是有一把子力气的。”来不及细想什么,在之前一直神游物外,仿佛已经变成一个空荡荡的小透明的永信大和尚,直接就站了起来,口颂了一言佛号之后,当即就撸起了袖管。

  这一次来这里观礼的,毕竟都是佛门的高僧大德,大明佛教协会那里不可能不做表示,所以还是有几个能力者随行的,再加上他们自己掺的沙子,小数也有十来位。

  虽然在这场动乱中也许不算的什么,但能多一份力量都总归是好的呀。

  “确实如此,道长请快下决断,若是再晚一些的话,真有可能发生‘基督堕尘’这样的灾难了!”另外的几个大和尚,闻言也全都是情不自禁的点点头,大有若是道教不出声,他们就越俎代庖自己出手了

  天见可怜,虽然他们打心眼里不希望道教这一次的‘太上真武玄元罗天大醮’能有什么好下场。更希望这位玄灵道长,临到中期时因为脚踝抽搐,直接耍起猴拳来。

  毕竟唯有同行之间才是赤裸裸的仇恨,道教若是借着这一场机会翻个身,那岂不显得他们佛门此刻如此的不堪?

  但他们却绝对不希望道教因为外族入侵这个原因,而不得不终止这一场“罗天大醮”!

  因为若是道教不得已终止了这场盛会,甚至因而产生了如同“基督堕尘”一般的灾难。

  那么通过“在场谁的收获最大,谁的嫌疑就最高”的理论,勾结外族蛮邦,屠杀大明子民,妄想一教独尊,这口又大又圆的黑锅,他们佛门是怎么也甩不掉的!

  而这口黑锅,若是他们佛门给背上了。这他们好不容易依靠跪舔才保住了一口元气,现在就能给吐出来,然后马上进了西天去朝拜佛祖了!

  “这是要坑死人的节奏啊,这是哪个缺德冒烟又不带眼儿的家伙想出来的这种绝户计!他这是要到大明唯二两个大宗教一起不得好死啊!你可千万别让佛爷爷我给知道了,要不然我绝对要……”电光火石之间,这位永信大和尚,就已经想到了种种的弊端,甚至是未来可能出现的种种状况,当即就毫不犹豫的站了出来。

  如此大义凛然,如此晃人眼球的人性光辉,简直就是照耀的人连眼皮都抬不起来了!

  站在他们佛门的角度上,同属大明帝国的道教,可以衰落,可以灭亡,甚至可以被他们佛门给一点点的吞并。但绝对绝对不能因为外族的原因出事!

  有哪个贼秃敢在这个原则性的问题上耍心眼,他绝对会亲手把那秃驴的皮拨下来,然后让他好好的享受一下佛门秘传的人皮鼓,白骨锤,天灵灯,佛尸油的全套课程!

  天下贼秃是一家,别以为这些事就只有藏传密宗做的出来。

  难不成密宗喇嘛是和尚,难道禅宗的光头就不是和尚了吗?

  在场的这群和尚们,哪个不是千年的老狐狸,只不过是永信大和尚稍微点了一下,他们就已经想通了其中的环节,以及佛门现在危如累卵的现状。

  顿时一个个却是义愤填膺,大有与这武当太和殿同生共死,然后把自己的骨灰撒遍这里每一处角落的大无畏!

  “先等一等…诸位…”

  可就在他们认为这种合则两利,分则两害,对谁都有好处,甚至还可以专门拿他们佛门的能力者当作炮灰,来填这个冒出来的窟窿眼的提议,在说出来之后,这位主导着这个罗天大醮的玄灵道长绝对会慌万分欣喜的点头答应时。

  可谁想,这位仙风道骨,手握那七星木剑的赵玄灵,竟然出乎意料的略有迟疑的一顿,旋即就摇了摇头!

  在这一刻,他就像是突然间找到了主心骨一样,那原本满是对命运不可琢磨的神态,突然之间尽数消失一空,直接光明正大的对他们说出了“不”!

  “这这这……你你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粗鄙不堪之言!愚昧!无知!妄尊自大,是在拿整个道教三千道脉的未来开玩笑!你这庸道!”

  闻言,永信大和尚顿时只觉头皮一炸,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这个道士,嘴唇哆哆嗦嗦的不成言语了都。

  “这孙贼不会打算在事不可为的情况下,靠着这件事情,直接拉整个佛门一起下水,然后大家一起两败俱伤吧……都说我们和尚是越毒越秃,越秃越毒,可这牛鼻子也差不到哪里啊!”

  永信大和尚这一刻直接扭头看向正在左右两侧的天师椅上端坐的道门诸多宿老们,玄灵道士在这关键时刻拉稀不要紧,他们总不能拿着刀绞的未来开玩笑吧?

  可是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些道门宿老们在这一刻,仿佛是得到了天启一样,皆是满面红光的稳坐钓鱼台,竟似乎是对着大殿之外愈演愈烈,即将一发不可收拾的事态,不闻不问。

  “大和尚,你这是想什么呢。我赵玄灵自幼得我师门大恩,立志要复兴道教,再得武当山诸位大天师们的悉心指导,如此大恩,结草衔环都不来不及报答,怎么可能会拿整个道教做筹码,和你们赌命数!”

  赵玄灵也是位连眉毛眼都是空心的老狐狸,除了因为被林青以信息不对等的优势,一波流的给忽悠瘸了以外,他可就没有怵过任何一个人。

  永信大和尚所恐惧的究竟是什么,他只不过眼珠子一转就也已经想到了,随即就已经被他的惊人脑洞给逗笑了。

  “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因为这里是上帝的道场,如此亵渎之事,祂出手了啊!”

  “上帝?祂的道场!这这这……不可能!”这一刻永信大和尚都被自己的惊人脑洞给打败了,他强忍着自己不断发怵的嘴唇,似乎是在嗓子眼里撕心裂肺的发出了这一声否定!

  但可惜,在他的视线所及之处,只见一缕悠悠光辉从太和殿正中的玄天真武像上冲出,似乎映照出了整个HB武当所有道教教徒们的虔诚信仰。

  那光辉散开成为光晕,而在光晕之中一位不可直视,不可平视,更不可仰视煌煌无度的神灵,早已端坐于其中,受得此刻天下所有人朝拜供奉!

  “真真真真……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