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哀哀父母,生我劬劳

  “本台播出消息,昨日我市太平狮山一处别墅发生重大火灾,本次事故致36人死亡,据警方透露,本次火灾的主要原因系别墅内煤气泄露,在此提醒所有市民提高防火意识,防患于未然,最大限度杜绝或降低火灾事故的发生······”

  第二天中午的时候,熊白洲那边几个人、赵宁岱姐弟坐在电视前,看着梧州电视台对太平狮山事情的报道。

  “这就是梧州市委那边讨论协商后,拿出来应付社会舆论的版本吗?”赵宁岱问道。

  赵夜明颔首道:“听许辉说昨晚梧州那几个市委一夜没睡,都在开会讨论如何向社会公开这个事情。”

  赵宁岱摇摇头:“梧州的领导有点自欺欺人了,这种新闻本来早上就要发出来的,一直拖到现在反而说明了这场火灾的复杂和曲折。”

  昨晚那一场大火疑窦重重,而且几个当事人的身份还很敏感。

  丁金虎是梧州有名的大流氓,他的团伙最多时有100多人,社会影响非常恶劣,群众对他的怨言很多,不过丁金虎背后的保护伞层层叠叠的深厚。

  以前不是没有市领导想动丁金虎,可最后的结果反而被排挤出了梧州。

  另一个当事人叫杨奇善,他没什么名气,不过稍微调查一下就知道丁金虎和杨奇善之间的关系。

  既是苦主,又是债主,结果这两人居然一起葬在这场火海里,还有现场那辆被烧毁的奔驰轿车。

  这种车型的轿车,不要说梧州,全国也没有几辆,如果顺着这条藤线往下挖,难保不会挖出点什么,不过这个时候好几条线都传来压力。

  首先是梧州市委内部没有一致的口径,有人主张彻查,有人建议缩小影响。

  在这件事情上,主张彻查可能对熊白洲有不利影响,但他未必就是坏人,也许他只是不愿意用这种和稀泥的方式解决;

  建议缩小影响看似好像在“保护”熊白洲,但未必就是好人,也许他只是保护自己不被深挖出来。

  所以说,成年人的世界里,不是看他说了什么,而是看他做了什么。

  如果只是市委内部的不协调还能够应对,但桂西省委省政府那边很快也有声音传来:确定死者身份,调查主要原因,明确责任到人,维护社会持续稳定的发展。

  从文字上来看这是一篇非常官方的下行文通告,不过体制内的文章都要看表达的真实含义,上级省委的主要意图不在前面三句,而在最后一句“维护社会持续稳定的发展”。

  如果是真的要深入挖掘,这句话应该是这样的:确定死者身份,调查主要原因,明确责任到人,还死者一个清白。

  最夸张的是,毗邻的粤东省居然也打电话过来询问事故的原因。

  在种种诡异的压力之下,梧州市委的内部迅速形成高度统一,一个上午就得出了结论并且上报了桂西省委省政府——事故原因找到了,煤气泄漏导致的爆炸伤害。

  为了社会持续稳定的发展,丁金虎的身份就不要曝光了,不然这事还要再起波折,而且群众对丁金虎犯罪集团被毁灭是乐见其成的。

  “赵哥,谢谢你了,不然还真的有点麻烦。”看完电视直播,熊白洲诚恳的说道。

  昨晚回来后,熊白洲就把赵夜明约了出来,这件事熊白洲手尾很干净,不仅车牌卸了,就连车都是走私的,唯一目睹所有真相的“外人”杨奇善也随着证据被大火吞噬。

  这是一件没证据有影子的事,就好像杨荣那样,谁都知道是熊白洲动手的,可就是没有实实在在的证据。

  不过要是想尽快的把这件事解决,影响控制在可承受的限度以内,必须要找赵夜明的关系进行疏通协调了。

  梧州市委领导是一夜没睡,赵夜明和熊白洲其实也差不多,就连担心熊白洲而失眠的赵宁岱都加入了商讨的圈子里。

  当然在这场谈话中,熊白洲也没有完全说实话,他只说把杨奇善带了过去,最后动手的也是杨奇善。

  赵夜明和赵宁岱并不是傻子。

  熊白洲只说了头和尾,中间的过程却没有细说,杨奇善又不是神仙,怎么可能一个人对付35个人。

  这种事大家都不会说出来,彼此心中明白就好。

  听到熊白洲的感谢,赵夜明摇了摇头,拿出那张牛皮纸说道:“我本以为那个本子上面的内容就够曙光集团吃几年的,没想到杨奇善又把这东西给了出来,这张纸上的价值我自己都不好估计,真的要请专家进行鉴定。”

  说到这里,赵夜明叹一口气:“于情于理我都不应该再让杨奇善在地下被打扰,这件事不如就这样过了吧。”

  桂西省委这份通告就是赵夜明利用关系在影响,赵夜明当然不可能决策桂西省的事务,只是他提供的那种思路符合桂西省高层的诉求——以社会稳定为主,以发展经济为主,以缩小影响为主。

  “以后周美电器在梧州的发展应该就没有阻碍了吧”赵宁岱看着熊白洲,眼神莹莹晃动。

  在桂西的这几天,熊白洲在赵宁岱心中的形象改变了很多,不再完美却有血有肉,但那股“人杰鬼雄”的气概却始终存在。

  昨天下午刚被人砸了店,当晚就灭了仇家满门,这种剃头式的做事风格干净利落,倒是和周美电器大范围铺设的格局有相通之处。

  “阻碍总归还是有的,只不过是来自其他方面。”熊白洲想了想说道:“我决定暂时回粤东,左右赵哥的药方已经找到。”

  “我以为你还要去南宁。”赵夜明有点奇怪,周美电器南宁分店很快也要开业了。

  “还是低调点吧,梧州有些人可能会欢迎周美电器的,但未必想继续想看到我。”熊白洲时时刻刻都能对自己的社会位置有一个清晰的认知。

  不过在离开梧州前,他们有一个地方是必须要去的。

  梧州岑溪第二中学的初中部,熊白洲他们找到了杨奇善的女儿杨卓文。

  杨卓文个子小小的,由于瘦弱的原因根本不像一个初中生,更像一个小学生,不过她有着超越同龄人的早熟。

  她一见到赵夜明他们几个人,当场就哭了起来,撕心裂肺,难以呼吸。

  赵宁岱手忙脚乱的掏出纸巾给杨卓文擦眼泪,好不容易才让杨卓文控制住眼泪。

  赵夜明有点奇怪的问道:“你为什么一见到我们就哭啊。”

  这一说不要紧,杨卓文眼泪立马又掉了下来。

  “我爸以前说过,当有陌生人来找我的时候,那就说明他已经不在了······”

  熊白洲重生以来,第一次觉得风沙有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