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开学第一天

  翌日清晨,光阳还没有彻底照亮大地,空气却比昨夜清新很多,耳边依稀听到小鸟轻鸣,某只小萝莉蹑手蹑脚地从公寓里逃出来。

  小萝莉白小梦(之后女性体由白小梦的名字代替)差点被楼下晨起浇花的房东大妈发现。

  房东大妈是一个地道的霓虹老主妇,非常热心肠。知道白小孟是学生,所以要的房租也不是很多。

  但是白小梦现在是女性体,房东大妈没有见过她,而且再加上白小梦弄坏了公寓,更是出于愧疚心害怕见到房东大妈,于是更是飞快跑出去。

  浇花中的房东大妈感觉眼前有团小身影一闪而过,又看了看感觉什么都没见到,便叹了口气:“老了唷。”

  公寓内的事情晚上回去要和房东大妈讲清楚,白小梦心中这么想,虽然是魔力弄坏的,而且也不知道用什么借口说明,但是这件事情毕竟起于白小梦,所以不能一直瞒着。

  由于刚才房东大妈在浇水,白小梦没法去后院拿自行车,所以蹑手蹑脚跑到昨天的小胡同里,这个小胡同冷清清的,即便是早上路过的人也不多,地上除了白小梦昨天引起的魔力小裂纹以外,就没有什么变化。

  没过多久,一道紫光闪过,白小孟便从里面出来,一米七的汉子果然还是他所需要的标准,先前那一米三的小短腿,跑得他肾疼。

  回到后院,房东大妈好像已经回去了,现在挺早,平时的白小孟这个点还在睡觉,为了避免变身的时间冲突,白小孟特意挑了早上六点多出来变回,而这样,中午冷却可以躲起来再变回去。

  不会引起上课突然变身的事情。

  回到房间,白小孟感觉自己好像有所变化,昨天虽然睡得比较早,但是自己本来就有些嗜睡,平时这个时候应该感觉非常困乏,如今却觉得精神饱满,这或许也是魔力的一种改善吧。

  “有总比没有好吧。”白小孟这么安慰自己,时间略早,白小孟便收拾了下房间,准备好了书包,昨天的作业可是忘记带去了,今天可不能忘掉,另外纠结了一小会,白小孟还是带了一套可供变身更换的衣服,放在一个黑色袋子里塞入书包。

  时间还是太早,一切准备就绪,发现时间也还没有到七点钟,便起身到厨房用面包机烤两串面包,同时热好一份牛奶,就坐到小电视机前看看新闻。

  他家里的电器设施还是挺不错的,大部分物品还是家里人节假日过来会送些常用品。

  “滴滴,昨天桧山公园出现了神秘爆炸声,而且还出现了神秘裂痕,让我们来问问当事人的经历。”一条消息弹出来。

  “您好老伯,请问您昨天是在这里吗?”主持人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士。

  “嘿,我有那么老么,”老伯看到电视台的街询,嘀咕了一声,“我每天下午都在这里遛狗。”他指了指下面,镜头给了几秒正在下面哈哈吐着舌头的秋田犬。

  “那您有听到昨天的神秘爆炸声么?”

  “听到了呀,怎么没听到,一声接一声的,吓得我的次郎都一直在跑,”老伯指了指一个方向,视屏也给出了镜头,那一条条裂痕的地面。

  “噗!”刚喝进去一口牛奶的白小孟立马把牛奶喷出来,这不就是自己昨天待着喊变身的地方么,竟然引起了电视台的注意,看着电视台里某些专家一遍又一遍报道可能是地质变化,白小孟顿时安心了不少。

  幸好幸好,不过以后不能再去桧山公园了。桧山公园虽然有不少地方颇为冷清,但是终究不是适合变身的地方,今天变身的地方挺不错的,以后可以适当更换区域,不然被人发现了可就麻烦大了,白小孟暗暗在心中记下。

  擦擦刚才喷出的牛奶,白小孟吃完面包牛奶便开了门,没想到石原美也正好出门,昨天那一身白白的服装也换回了棕黄色的立雾丘校服,见到白小孟看来,石原美有些腼腆地打了声招呼。

  “早安,学长。”

  “早……”白小孟礼貌回复,虽然他不是很和同年龄人交流,但是必要的礼节不可能忘却,于是两人一同下楼,石原美也是骑自行车去学校,她刚刚搬过来,但是可能不是很熟悉,正拿着手机看着地图。

  “呃,你可以跟着我。”白小孟看着她拿着亮银色小手机比划着地图,同时嘴里喃喃着暗自记下。

  石原美这才想起,自己边上还是一个同校的学长,路什么根本不是很担心。而自己却还傻乎乎地背地图:“啊!非常感谢!”

  两人跨步上了自行车,白小孟见到房东大妈路过,顺手打了个招呼,只是现在还要带着一个小学妹去学校,所以还没有提起公寓内的事情。

  房东大妈也为两人打了个招呼,于是笑眯眯地看着两个年轻学生行驶出去:“老了唷。”

  微风清扬过脸颊,路上的行人渐渐多了起来,白小孟和石原美两人一前一后在街道上行驶,立雾丘和这里不算很远,只不过路有些复杂,多走几次就好了。但白小孟也懒得在前面解释,慢悠悠地骑行,而石原美自行车好像不是很熟练,在后面摇摇晃晃地骑着。

  于是白小孟的速度就再慢上几分。

  正常的道路,是不需要穿过桧山公园,今天的时间很早,慢悠悠地骑也不过半个小时就到了,到了学校也不过刚好起点四十多,经历了昨天迟到风波,所以正是开学第一天,石原美也不敢再迟到。

  两人到了学校后,石原美千谢万谢地,于是白小孟便无语地行驶到了停自行车库,慢悠悠地到了玄关换取鞋子,再回到教室。

  这时候的教室已经有几名家离得更近的同学,见到白小孟进来,不知莫名感觉气氛有些忍俊不禁,显然是他们还把昨天的事情记在心里。

  看看手机,时间刚好八点,于是白小孟拿了作业抱到教师办公室,放到班主任神田秋子的位置上,回来的时候,底下已经坐好了不少学生,大部分都是小团伙聚在一块聊天。

  白小孟就安安静静地坐回自己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