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澡堂的百合花盛开

  小小的女生澡堂里,一只黑发小萝莉一只白发大萝莉,一只黑发少女一只红发少女。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白小梦的小脑袋钻到了澡池里面,她感觉自己已经被玷污了。

  她身上的衣服最后还是被三位少女们脱去。而且三位少女似乎还没有罢休,在岸上的时候还拉着她摸个不停。

  这具身体真的是太具有魅力了,凝白如雪的肌肤,完美的身体比例,修长细嫩的双腿,再加上那副精致到了极度的脸颊,真的是太吸引几位少女们的眼睛。

  这位萝莉身体好像是上帝的精细设计一般。

  “诶,梦酱的皮肤好好。”石原美不停地蹭着白小梦的脸颊,有些羡慕地说道。

  “好白啊。”池田安奈感叹,白小梦的肤色十分特殊,白皙到完全没有血色。可是看着也不像渗人的惨白,只是感觉宛若珍珠一样有光泽,有些耀眼和引人注目。

  先前她裹着奇怪的衣服,大家只是感叹她特别的好看,像是动漫里走出来的三无萝莉一样萌和美。可现在的样貌,让众人一时间想不到什么词来形容白小梦,上天的杰作?

  其实白小梦也比较好奇,自己这具身体的样貌为什么这么特别。

  如果说是继承自己血脉基因的话,可自家也没有那么完美的基因,除了自己老妈特别好看,家里的男性都有些普通。

  而且这只萝莉身高实在是太矮了,肯定不随自己的家族基因。

  “咕噜咕噜。”白小梦在水里吹泡泡。

  小溜溜则是在水里划水,白茸茸的毛发黏在一起,看起来有些滑稽,不过它玩水玩的特别开心,白小梦在水底幽幽地看着溜溜无忧忧虑地玩着。

  这个魔法护盾能够让她在水里睡上一辈子都没事。

  “梦酱!”石原美突然间又喊道,她将趴在水底的白小梦抱起。

  白小梦:“!”你要干什么?!她慌张转头,只见白色长发的石原美在缭绕的雾气之中看起来有些恍惚。

  只见这只天然黑的白发大萝莉红着脸伸出小舌头,舔了舔白小梦的脸颊。

  一股像是被电击一般感觉从白小梦的脸颊传出,让她根本克制不住身体抖动,身体也十分僵硬的直起来。轻微的颤抖让石原美也感觉到了,她似乎像是恶作剧成功了一样,再一次促狭地舔了舔白小梦的耳朵。

  该死!这具身体似乎太敏感,耳朵被石原美舔到,白小梦直接软软瘫倒在石原美怀里。

  言灵护盾呢?这个不算伤害么,白小梦欲哭无泪,万一以后这具极度吸引人的身体被男人碰到怎么办,绝望.jpg。

  “好了好了,美酱你也别捉弄梦酱了。”池田安奈看到白小梦似乎有点不对劲,整个人软软瘫下来,开口劝道。

  “诶,好吧,梦酱对不起,刚才只想捉弄下你。”石原美红着小脸再次吐了吐舌头,这只大萝莉的脸上带着歉意。

  捉弄?

  让我静静,白小梦紧了紧裹在身上的白布,先前被石原美捉弄的有些滑落,若是再像石原美那样掉下来,她是真的要哭出来了,虽然这具身体的果体已经被她们看光了,可出于男性的羞(?)耻(?)感(?)让她羞涩万分。

  站起来感觉凉飕飕的,所以她又躲进了水池里。

  池田安奈摇了摇头,看来白小梦实在是害羞到了极度,她失望地收回了手,还想再摸摸白小梦那柔顺丝滑的皮肤。

  梦酱这个样子真的好可爱啊,不过不能把她逼太紧,不然梦酱会生气的吧。

  星野千鹤看着白小梦,又想起了自己那位美丽的大小姐,叹气想道若是大小姐在就好了。

  别吧,你大小姐在估计会把这么可爱的梦酱按住上了。

  几人洗漱中,白小梦水里躺尸。

  “啪!”星野千鹤的白布果然支撑不住了,在她挺胸的时候散开来,一副巨大弹跳出来。

  “wow!”排除某只已经彻底躺在水里害羞到根本不敢出来的从心萝莉,两位少女惊叹一声。

  “好大!”池田安奈失态惊呼,随即羞红了脸。

  星野千鹤也瞬间脸上霎红,脸上烧红的颜色与她的发色相同,看起来美艳万分。她跟着白小梦一样钻进了水里,某只血族妹抖天赋异禀,在水里待的时间也比普通长。

  “千鹤酱千鹤酱。”石原美叫道,拉着池田安奈两人一脸坏笑包围了星野千鹤。

  “咕噜咕噜,诶?”星野千鹤红着脸抬头,只见两位少女前后夹击抱住了星野千鹤。

  “诶!!!”

  澡堂,真的是少女们贴近关系的最佳时刻,也是百合花盛开的必然时机,某躺在水底的萝莉心中暗道。

  “噗。”在隔壁的男澡堂,丹羽凉生捂着鼻子泡澡。

  异世界建筑的隔音并不是很好,早在几分钟前他耳边时不时能够听到少女们莺莺燕燕的娇声打闹。

  他看了看自己这个男澡堂,偌大的男澡堂只有他一人,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莫名的凄惨,不过有其他男生好像更加奇怪吧,有种哲♂学的感觉。

  于是某闷骚忍者裹好了白布,他偷偷的站起来,弯腰侧耳靠着墙壁细听。

  “千鹤你的胸为什么那么大……”

  “哇呜,别摸!”

  “滴答。”某忍者终于受不了,弓着腰,鼻尖的鲜血滴下。

  这道鲜血低落的声音,对鲜血气味极为敏感的星野千鹤迅速反应过来,哪怕鲜血与她隔着一个墙壁也能够轻而易举感应得到。

  她顾不上和少女们害羞打闹,转头对着墙壁低喝一声:“是谁?”

  于是某忍者听到后默默缩回去:这不是怂,这是从心。

  “怎么了,千鹤酱。”石原美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星野千鹤摇了摇头,池田安奈抿嘴轻笑,看着星野千鹤转头的方向,池田安奈或多或少都能猜到是什么原因。

  “诶,安奈酱最近笑的好多。”石原美凑近说道。

  “啊?有么,我一直都这样。还有你凑的太近了。”池田安奈慌张,推开石原美凑近,这只黏人的大萝莉谁都不愿意放过。

  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安奈酱都没怎么笑过。大萝莉心中吐槽。

  池田安奈推开石原美,石原美自然不会轻而易举退开,给了星野千鹤一个滑稽的眼神,血族妹抖秒懂。

  两人纷纷朝池田安奈凑近。

  百合花盛开啊,白小梦躺在水里闭目想道,她悄咪咪地游到角落。

  “梦酱不要跑哦!”

  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