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灵魂互换(三)

  “怎么了?”

  众人见到丹羽凉生脸色大变,好奇问道。

  白小梦也飞快地写上几个字:【有什么问题吗】

  丹羽凉生沉声说道:“现在有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不过在此之前我想询问下千鹤桑,能不能不要打我。”丹羽凉生捂着自己的脑袋,抱头坐在椅子上。

  “哈?”众人头一歪,溜溜好奇地看着丹羽凉生,白小梦唰唰地写上这个字,歪头萌萌哒地看着丹羽凉生。

  这位闷骚忍者又犯什么抽风了?

  “呃,”星野千鹤微微一顿,挑了挑眉头看向他,眼中露出了不解和沉重:“你先说吧,我再考虑一下。”万一丹羽凉生作死到要搞事情怎么办。

  见到星野千鹤并没有退让,丹羽凉生面露苦涩的捂着额头说道:“星野桑,我想再问下你昨天喝了多少水?”

  瞬间,星野千鹤就了解了丹羽凉生的意图,那张本为丹羽凉生的脸瞬间霎红,又一次捂着脸不说话。

  “发生了什么?”池田安奈不解问道,石原美和白小梦也很好奇,一起跟着点头。

  “我……”星野千鹤沉默,丹羽凉生也跟着沉默不语,一时间两人陷入了极为尴尬的状态。

  只见到丹羽凉生最后扭捏着双腿,似乎在摩擦着什么,又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于是白小梦就懂了,她啪地一下小手锤再笔记本上,唰唰地拾起笔写到:【是想上厕所吗,丹羽君】

  丹羽凉生也因为忍耐腹中的那股尿意涨红着脸,这时候的他就像是星野千鹤红着脸一样,娇媚少女扭扭捏捏,眼中带着羞愤感。

  原来,星野千鹤每日入睡前都会饮用大量水的习惯。同时在每天夜间将会把体内多余的水源用血族的秘法吸入血液之中,这样就等于她以后的作战具有多量的血液作为攻击手段。

  虽然说稀释了血液的精纯度,可星野千鹤本身作为血族中的奴仆,体内的血液本来就是供给自己的大小姐黑白院澈子食用,在意的并非精纯度而是数量。

  最近虽然没有战斗,也不必为大小姐提供血液,可是处于自小而成的习惯,她每天睡前都会饮用大量的水。

  所以灵魂互换之后,占据着池田安奈身体的丹羽凉生根本不会什么血族秘法,一觉醒来觉得问题不是很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腹中尿意愈发不可控制。

  人有三急,这三急谁也躲不过去。

  “所以,我能去厕所吗?”丹羽凉生低声说道。

  换作原来的身体,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去厕所,可是现在是用着星野千鹤的身体,他缄默了。星野千鹤更加羞愤,池田安奈等人还好,起码都还是女性身体互换。

  而星野千鹤和丹羽凉生可是异性身体互换啊。

  “不可以!”池田安奈和石原美比星野千鹤还要率先说道,她们也极为尴尬,但是出于保护池田安奈,直言拒绝丹羽凉生。

  “你现在使用的是千鹤酱的身体,你用千鹤酱的身体去上厕所,是占便宜!”石原美咕噜咕噜地说道。

  “是啊!男女有别。”池田安奈点头说道。

  “啊?!那我怎么办,总不能直接就这样吧。”丹羽凉生欲哭无泪,他感觉腹中的尿意愈发浓重,身体甚至有些发抖,为了忍住那种感觉,脚趾弯曲紧绷。

  三位少女沉默不语,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可是放任着丹羽凉生,万一尿出来也是星野千鹤丢人呀。

  “梦酱!想想办法呀。”丹羽凉生见三位少女没了办法,转头看向被溜溜抱住的白小梦,眼中充满着焦急。

  先前感觉还行,或许是因为想起了尿意,再加上时间越来越拖,丹羽凉生渐渐陷入了癫狂,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

  【要不,千鹤酱你跟着他一起去上厕所吧】白小梦思考了一会,出了小馊主意。

  “啊?”星野千鹤脸上更加尴尬万分,虽然丹羽凉生现在使用那具身体是她自己的,可是这种感觉也太令人羞耻了吧。一时间星野千鹤都不知道该表达什么。

  自己拖着自己去上厕所,而且占据着自己的身体的还是一位男性。

  可是,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

  “那,那好吧。”星野千鹤声音如蚊,涨红着脸说道,若是原来身体还行,可是现在的是丹羽凉生身体,看着大少年脸红有点不忍直视。

  “等等,”池田安奈突然间说道,“把这个绑上。”她拿出了一条黑色的条布递给了丹羽凉生。

  “哈?这……”丹羽凉生不解地看着池田安奈递来的黑布。

  “绑上。”池田安奈冷哼一声,果断喝道。

  行行行,你胸小听你的。

  丹羽凉生悻悻地拾起了池田安奈递来的黑布,在自己眼上绑住,然后由星野千鹤带着前往厕所。

  “慢点慢点,撞到了真忍不住。”丹羽凉生哀嚎一声,他根本看不到眼前的,而星野千鹤又因为羞意有些手忙脚乱。

  “要死了要死了。”丹羽凉生再次哀嚎,为什么自己这么悲惨。

  走好,兄弟。白小梦心中感叹,丹羽凉生的处境和自己非常相似,都是转变女性身体。只不过自己这具身体并非灵魂互换,也并不需要去排泄。

  因为我是,太阳能啊~

  白小梦心中暗自嘚瑟,为远去的丹羽凉生默哀零点一秒。

  “到了。”耳边响起星野千鹤的低声,丹羽凉生无语说道:“为什么我要这么早就绑上,到厕所了再绑上也不迟啊。”

  好像也是啊。星野千鹤点点头,丹羽凉生也跟着点点头,两人陷入了极大的尴尬感。

  “丹羽君,你……”一小会后,星野千鹤看着有些发软的丹羽凉生,终于开口了。

  “我摸不到门。”丹羽凉生颤抖地说道。

  捂额,星野千鹤抿着嘴角打开了门,嘎吱一声,门被打开了。丹羽凉生摸索进去后,星野千鹤沉顿一会,也默默跟着进去了。

  这具身体是自己的,怎么说也没有问题吧。星野千鹤尴尬地想着。

  丹羽凉生更加羞耻啊,一个男生盯着男生上厕所,都已经是极为尴尬的事情了,何况是一位女生盯着男生上厕所,这种事情让丹羽凉生接受不能。

  只是,这具身体,就是这名女生的身体。再加上现在自己眼前蒙着一块布,自欺欺人就当做没被看着好了。

  可是,现在丹羽凉生又一次陷入了困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