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第一次天台渡过冷却

  时间晃晃而过,第二节课开始到第三节课结束,课时的结束伴随着清脆悠扬的铃声。

  上课的时候白小孟总感觉背后的那位转学生一直盯着他,毛毛刺刺的感觉让他浑身一个哆嗦,如今终于下课,正好时间也快要到,白小孟以平时不同的飞速速度冲向食堂,买了两个面包。

  扑腾扑腾,跑到了综合楼的天台,这是学校最高的地方,同时也是人最少来的地方。虽然霓虹高中生有不少喜欢去天台吃午饭,但立雾丘的并不同,立雾丘会给学生在教学楼的天台布下桌椅,就是方便部分学生在天台吃午餐,但综合楼并不同。

  综合楼是学校最高的天台,同时上面也是管控电路的地方,比较危险。同时天台四周也有高高的围栏挡住,避免无关人员误入不小心坠下,但因为又是管理紧急电路,所以前往的楼顶大门一般来说是不会锁上,只有唯一通道的楼梯口上有一串围栏,写着:禁止入内。所以学生和教师以及其他人员并不会误入进去。

  这件事情绝大多数学生并不清楚,白小孟也是误打误撞了解的事情,但如今没有什么比整个天台更适合他躲藏了。左右看下并没有来往的学生和老师,白小孟轻轻一翻过了围栏,然后开了下天台楼梯的门,果然并没有锁上。

  时间到了十一点半左右,刚吃下两个面包没多久,随着视线的莫名转换,她变回了女体状态,也就是那一米三出头的萝莉样子,幸好之前有带更换衣服放在一个小小黑色袋子里。

  出于谨慎,白小梦特意把校服更换下来放回那个黑色袋子里,并用一件颇小的衣服穿上,即便有人看到自己,也会认为可能是某个老师的孩子。

  更换衣服的时候,看到这副稚嫩白皙的小身子,白小梦欲哭无泪,她可没有什么杂七杂八的欲望,只有满满的难受,下面又没了。

  换身一身中性的T恤,短裤,终于看起来有些正常,照下手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脸太过于僵硬,她觉得自己的模样很像是某个领家小女孩。但鞋子终究是穿不下,只能放到角落里赤着脚撒欢。

  但现在问题不大,天台并没有人来过,门口也被她关上,一旦有人过来要开门,必定出现响声,所以安安静静在天台渡过一个中午也不是不可以。

  靠在一个比较干净的墙面,白小梦抬头看看天空,感觉有些轻松,蓝蓝的天,白白的云照在身上会有一种莫名的安详懒散感觉,下次来应该再带一本小说,静静地看或许有种独特的静谧感。

  小小的身体又有太阳光照射,变得极为精神饱满,同时又觉得体内有股莫名的力量在上升,果然还是太阳能体质。

  这个天台并非像教学楼那边的天台,位子很高,风吹在身上很舒适,同时也很安静,对于白小梦来说无疑是一个个人天堂。

  靠在墙上微寐,等到手机定好的时间响起,她赶忙喊一声:“把我恢复男体。”

  她尝试了下跳跃,那股魔力迅速割裂,的确在地面上留下颇浅的痕迹,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跳得再高一点,说不定魔力并不会将地面割裂。变回男体,他看了看地面比以前浅了一点,这题跳跃的高度只有二十厘米,靠近他的距离2-5厘米内是不会受到魔力影响,但是超出之后会被魔力割裂,魔力的影响可能是半米。

  白小孟凭着地面的裂痕,微微分析了一下,也就是说半米内,无论说什么话,都会人、畜、物不分,统统割裂,尤其是空气也会形成一种特殊的效果,比如扭曲。至于上次的魔力保护,应该只是一个反弹护盾,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用于保护自己不被人攻击。

  可偏偏这么强大的能力,他却只能变成萝莉的时候才可以使用,于是感觉脸上顿时有些欲哭无泪,他还是无法接受这具萝莉身体,要是接受了就更加完蛋,那是节操碎了满地好吧。

  胡思乱想一番,他换上校服,往楼下离去。毕竟还有一小会便快要上课了,时间上不允许他再待太久。

  待他离开没多久,大天台上又多出一道身影,身影喃喃道:“这个学校内果然还隐藏着魔导士级别之上的人物。”摸了摸裂痕,那几条触目惊心的诡异痕路上,能够感觉到微弱的魔力。于是手中便蕴含起一道微弱的光芒,地面在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原样。

  “叮铃铃……”悠扬的铃声响彻校园,白小孟终于赶到了教室。

  班级里的同学都已经坐到了位置上,好像自己身后的后桌还没有归位,没有考虑什么,白小孟便匆忙回到位置上。在白小孟坐会位置没多久,任课教师便带着教材开始上课。小会后,那名转学生池田安奈才匆匆忙忙地跑过来:“不好意思。”

  任课教师是教任化学的西原纯一老师,西原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同时也比较好说话,见到一个生面孔才想起应该是转学生吧,于是轻轻地问道:“这位同学为什么迟到了?”

  “不好意思,我今天刚转学这里,一时间在校内迷路。”池田安奈低声说道,西原老师也点头回应:“啊,立雾丘确实有些大,我第一天过来任课也迷路了,那这位同学先回到位置吧。”

  池田安奈低下头点点两下,便快走回到位置,只是她走到白小孟的边上,突然一顿,但很快又坐回位置,抬头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向白小孟。

  又来了,白小孟自从变身魔法萝莉,六感提升了不少,瞬间便能察觉背后又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他微微叹了一口气心中默默吐槽:“我到底是哪里被她盯上,难道她知道我能变男变女?这不科学啊,不可能被人发现啊……”

  两人各自怀着纠结万分的思想,想着天差地别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