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大型翻车现场(上)

  “欧尼酱,呆死ki”

  对面的少女如是说道,她原本如霜的面容开始有些温暖,又有些回念着什么,还有一点点的期待。

  但是听到这话的三人可没有她那么淡定普通。

  “诶?!”

  在场的三人同时发出了不可思议惊叹的声音。

  而房东大妈最先反应回来。

  “阿拉,我们是不是应该回避一下。”古美幸房东微笑,处事老道的她冲着石原美眨着眼色。

  美酱!这里是德国骨科现场,赶紧避让一下!

  只是这只大萝莉似乎还在持续懵圈中,并没有响应婶婶的眼色。

  “哦尼酱?”大萝莉喃喃了这词,思索着。欧尼酱的意思就是哥哥。

  【科普:在霓虹语中一般是对别人的哥哥是称呼“欧尼酱”,称呼自家哥哥都是“阿尼”,当然近年来动漫中对称呼萌化,“哦尼酱”也可以作为自己的哥哥。】

  “原来白学长还有一个妹妹啊。”大萝莉的思维逻辑开始偏离轨道,她惊叹一声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

  “呃?”

  白小孟和房东大妈听后持续懵圈。

  她在想什么呀,正常人在意的不应该是“呆死ki”这个词么。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就算是接送迟到也不应该这么捉弄我吧。”白小孟哭丧着脸。

  不过白小孟随即想到,石原美所说的还有一个妹妹是指白小梦。于是他心中猛地一突,背后冷汗狂冒,纠结地看着石原美和白亦雪。

  不知道小冰块听到了会怎么样。他小心地瞥着这位冰块妹妹,自从她说出那句话后,就一直维持那副略有些期待的表情。

  只不过可能是因为一直都是一副表情,面部显得有些僵硬。

  这位从华国远道而来的堂妹,白亦雪是知道自己是除了她没有其他妹妹的人。如果被白亦雪反问自己为什么还有一个妹妹,那白小梦的事情就暴露揭穿了!

  只是白亦雪的反应,让白小孟感觉哪里不对劲。她的模样好像如若未闻一般。

  这是怎么一回事?

  白亦雪:“……”

  她有些呆呆的模样,看起来和石原美发呆的时候很像,只不过呆滞的时候身上漏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但是就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什么好事,白小孟深吸一口气恢复镇静地对房东大妈说道:“那个,这次非常抱歉,我先带领我妹妹回去了。”

  “呃,嗯。”古美幸点头,但又似乎想起什么,思索了一会终于表情变成一副原来如此的样子。

  而白小孟连忙到里面抓住站那一动不动的小冰块,握住她的手后匆匆离开庭院。

  那背影看起来像是落荒而逃的样子。

  “呃,感觉哪里不对劲。”待到白小孟离开之后,站在那里的石原美终于发觉后面那个词的问题。

  “真是的。”古美婶婶看着大萝莉呆呆傻傻的可爱模样,只能宠溺地叹了一口气:每只灵巫女可能都有点天然呆吧。

  虽然是呆过头了。

  她站起来揉了揉石原美的小脑袋:“别人的家事,不要去思考那么多。”

  “唔,可是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石原美终于聪明了一会:难道白学长家的妹妹们都是三无嘛?

  凭她关注的地方,可以感觉到她似乎又变成了小笨蛋。

  觉得她能聪明一下果然是错觉。

  ……

  “那个。”

  身后传来那道几乎没有感情的声音,但是总又能或多或少听出一点异样的情愫。

  “啊,怎么了。”白小孟停在了一楼楼梯过道,他转头看去。

  这一次算是正式地看清楚。与小时候的记忆相比,眼前的少女与印象中的那个跟在自己屁股后面的小冰块女孩相差不大。

  一如既往冰冷的表情,只是稚嫩的脸和身材比起以前要略微成熟一点,少女的惊艳姿容逐渐开展。

  毕竟过去了四年。

  时间好快。

  “手。”她嘴里突然冒出这个词,白小孟才发现自己现在还握着白亦雪的手。

  “啊!抱歉。”白小孟下意识松开了手,却不料白亦雪却反手牢牢抓住。

  冰冰的,软若无骨。

  她在干什么。白小孟背后瞬间冒出冷汗。

  四年没见了,感觉这个小冰块或多或少还是和记忆中有点不一样。

  光是那句欧尼酱呆死ki就让他开始怀疑小冰块有问题了。再连系先前的一系列,她从华国远道而来,又非要住在自己家里,如今还说出这种话。

  白小孟开始觉得这有点像是galgame的女主设定。

  青梅竹马+天降系+三无少女+自小的情愫=远道而来的告白。

  不对不对,这可不是galgame啊,然而久玩成病的白小孟眼前还是多出了三个选项。

  1.德国骨科。

  2.英国法庭。

  3.杀妹证道。

  什么蛇皮选项,我一个都不会选择!白小孟左手捂脸,自己陷入魔怔了吧。

  相比白小孟脑内无限混乱的遐想,白亦雪突然开口说道:“手,握着,很舒服。”

  一词一顿,看起来像不怎么说话的人突然开口说话了一样,有点生硬。

  “啊?”白小孟本能地发声。

  白亦雪握着他的手抬起来。娇嫩的白手能够触摸到一点点指茧,突然感觉像是一名剑客的手。

  “像……小时候……一样。”她脸上浮现出一点怀念,但又转瞬而逝恢复那块熟悉的小冰块模样,好像刚才是错觉一般。

  “是么……你开心就好。”白小孟任由她握着,他算是见识了先天级的力道实力。

  自己这个明劲级的小菜鸟怎么挣脱都挣脱不了。

  “那个,先到我房间里吧。”他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蛇皮开局,但好像小冰块并没有责怪自己迟到的事情。

  他牵着白亦雪走到了房间门口。

  “那个,哥。”背后又响起软濡的声音,不同先前冰冷的样子,那个哥的音节让白小孟差点把持不住。

  “怎么了。”他稳住下盘。

  “不,没什么。”她摇了摇头,还是那副样子,冷冷清清的,像是和一块木头一般。“就想叫叫你。”

  “……”白小孟无语,他左手摸索着口袋,最后尴尬地看着对白亦雪说道:“那个,钥匙在右手口袋。”

  你握住我的右手,有点不好拿呀。

  “嗯。”小冰块轻轻点头。

  在白小孟不可思议的眼神下,她把另一只手手伸进了白小孟的右手边裤子口袋。

  还顺便吐槽了一下。

  “硬硬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