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囚禁

  浑浑噩噩,眼前总是一片黑乎乎的。

  白小孟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有气无力的倒在那里。

  他还能听到的声音,能够感受到的东西,但根本分辨不出来那些是什么声音什么东西。

  “呼……”

  唯一能够清楚感觉得到的,应该就是自己的呼吸以及微弱的心跳声。

  可呼吸被布袋限制住了,袋子里面都是二氧化碳之类的气体,氧气越来越少,勉强顺着微弱的透气孔让自己不至于那么难受。

  根本提不起精神去思考怎么回事,只能一点点被动的感觉,自己好像被什么东西束缚起来。

  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唯一能够勉强感觉到的是,应该还没有五个小时。

  不然自己应该变成了小梦,也不会那么被动的无法动弹。果然啊,自己就是一个彻底废材呢,没有小梦的身体,连异能世界最低阶段的战力都无法击败。

  真实的自己只能说比普通人强大罢了。

  “呼……呼……”布袋内的空气越来越少了,白小孟的呼吸也越来越轻。

  周围似乎还被封闭着,空气越来越稀薄,感觉脑袋的昏沉越来越严重,如果再滞留一段时间,他或许就此缺氧昏迷。

  就在白小孟将要一点点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突然感觉眼前光亮,但是根本看不清是什么。不过空气倒是清新的很多,除了空气中莫名有股药水的味道以外,都还算正常。

  闷了许久的他,已经不会顾及周边空气中的药水味道,鼻腔贪婪地去呼吸新鲜的空气。

  “咳咳……咳咳。”

  呼吸的过猛,感觉口腔干燥难受,他咳嗽了一会,终于恢复了不少意识。

  “醒来了。”耳边传来陌生男人的声音,白小孟迷糊地朝声音那头瞥去。

  头还是好晕,看不清是谁,只能看到是一个白色衣服的男人。

  “唔。”白小孟低鸣一声,摇头晃脑地向后靠。感觉触碰到了什么冰冷的东西上面。

  “还没有醒?”男人看着白小孟萎靡不振的模样,嘴里不屑一啐。他拿起什么东西,“唰”的泼向白小孟。

  “哗!!!”一股极冷的水泼满白小孟的全身,他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本来还有些昏沉的大脑被这么一个刺激瞬间醒来。

  他迅速朝向那个男人反击,只是感觉手中咔咔作响,根本没办法动。

  怎么回事!手上被拷住了。白小孟惊恐的看向自己的右手,此时已经被扣在椅子握把上,白色的不知名椅子,以及银色的钢铁手铐。

  靠!什么玩意儿,不就是出门买个食材么,怎么就突然就被绑架囚禁。

  但这个时候可不能方寸大乱,白小孟扭头看着那位有些瘦弱的男人,他穿着一身白衣,还带着斯文的眼镜。

  那白衣男人见白小孟迅速冷静下来,他的脸上反而还扬起了感兴趣的笑容:“有意思,呵呵,有意思。”

  有意思个鬼,囚禁人很爽?白小孟郁闷地看着他,眼皮跳个不停。

  他隐约感觉到,这个男人非常的危险,而且还很可怕。

  白衣眼镜男笑了好久终于笑不动了,只见他缓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少年,你见过地狱么?”

  地狱?没见过,没兴趣,你脑子有病?

  白小孟瞪了一眼他,那个白衣男人突然地对自己说着这种话,让白小孟极为不爽。

  没见过又怎么样,你要送我去见地狱不成?

  “你是谁?这是哪里?你抓我过来为了什么?”白小孟迅速问道,他要率先知道这些问题的答案。这人抓自己过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如果方便交谈的话,还是直接交谈一下。

  毕竟这个白衣眼镜男的话看起来是要对自己干些什么,白小孟又不是傻子。

  当你被束缚在座椅上,无法动弹任人宰割的时候,有人问你见过地狱没。你怎么可能还一脸嚣张地怼回去。

  会被干掉的!

  而且白小孟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被干掉,小梦是否还活着,万一一起凉凉就完蛋了好么!

  哪怕一起死的概率很低,白小孟也不敢冒险。

  他问出三个问题后,又小心地瞥开视线打量周围。

  第一个印象,就是这个房间很白。

  白到一尘不染,雪白的地面,雪白的墙壁。周围空荡荡的,只能看到地板上有一块水桶,里面已经空荡荡的,后面还有个小推车,不知道是什么。

  他往天花板上看,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摄像头,此时正对着自己和那个白衣眼镜男。

  看到这么多的监控,白小孟感到心里还有种莫名的恶心感犹然而生。

  这是被囚禁了么,一目了然啊。

  手和脚都被铁拷扣上,根本没办法动弹,唯一能够动的估计就是自己脑袋,这种完全被束缚的感觉让白小孟极为难受。

  尤其是身上还湿漉漉的,冰冷的水湿透了衣服,黏在自己皮肤上感觉非常不爽,头发上也有不少水渍,一点一点滴到衣服上。

  “看完了么?”白衣眼镜男把头低下来。他的身高不高,只有一米七多。

  但把身子屈下来的时候,被束缚在椅子上的白小孟感觉到一股极大的压迫感。

  这不只是纯粹的气势,还有异能力!

  “你刚才是想问这里是哪?对吧。”白衣眼镜男后退了两步,脸上摆着诡异的笑容指着地面说道:“这里是你的牢房,而我,是拷问你的人。”

  牢房?拷问?!白小孟瞳孔一缩。

  那白衣眼镜男不怀好意地看着他的脸,仔细地端倪片刻,开始诡笑起来:“哈哈哈哈,不错诶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表情。但比起现在,我更喜欢你在被我拷问状态时候的模样。那时候你会对我求饶的,然后把我要拷问的东西全部一概不落的说出来,这样也省了我很多力气。是不是很棒。嗯,让我想想,该怎么样才能让你的最快的被摧毁心智。”

  白衣眼镜男捏着下巴,眯着眼沉思。他时不时打量白小孟的各个身体部位,又轻轻扣了下自己的下巴,像是考虑今晚吃什么一样。

  卧槽。白小孟嘴角一抽,你特么还没问要拷问什么呢,直接上刑是不是太过分了。

  白小孟深刻感觉到眼前这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男人,是个超级变-态。而且也完全不给白小孟说话的机会,就直接想着怎么拷问他了!

  就在白小孟心中无限诽腹的时候,白衣眼镜男像是选好了一样,从一边把白小孟刚才看到的推车给推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