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我是拯救世界的超级组织成员

  然后,不只是托尼史塔克看呆了,连科尔森都看呆了,不过科尔森没有忘记跟自己的上司尼克弗瑞通话,让他也看到这一幕。

  战斗并没有持续太久就分出了胜负,五个斗篷人有四个负伤逃跑,一个被火焰烧成了灰烬。

  “你是魔法师吗?不,你们是魔法师吗?”托尼史塔克一脸懵逼,他刚刚在思考有什么科学方式可以解释这个,但是百思不得其解。

  “你已经被盯上了,托尼史塔克。”尹智斌瞥了他一眼,说道。

  “你要知道每天盯上我的人很多。”托尼史塔克一点都不在意的说道,毕竟他得罪的人海了去了。

  “先生们,你们好,我是菲尔·科尔森。”科尔森这个时候也走上来。

  “估计你不知道被魔术师协会列为封印指定是什么意思。”尹智斌没有理会科尔森。

  “哦,可以解释一下吗?”托尼史塔克和科尔森还有偷听的尼克弗瑞都很感兴趣。

  “封印指定,即以“保护”之名,拘捕拥有稀世才能的人才,天才,鬼才,并将之监禁一生。魔术师协会将你们这些封印指定当作“贵重品”而“优待”,所谓的保护也不过是幽禁在时钟塔最深处的特别区域。这是为了维持你们的才能天赋不变而作为贵重的样品流传后世。从某种角度而言,你到时候就和浸泡在福尔马林中的标本没什么区别。”尹智斌说道。

  “这是犯法行为!告诉我他们的总部在哪里,我去炸了他们。”托尼史塔克可绝对不会接受自己被泡在福尔马林里。

  科尔森也觉得这样太过荒谬了。

  “呵,先不说你有没有那个实力,你知道魔术师协会封印指定了什么人吗?”尹智斌露出了嗤笑,让托尼史塔克很不爽。

  “什么人?”科尔森感兴趣的问。

  “斯特拉,爱因斯坦,扁鹊,华佗,秦始皇,凯撒,屋大维,亚瑟王…………”尹智斌说出了一大堆骇人听闻的名字。

  “凡是历史上留下浓重笔墨的,都几乎被魔术师协会封印保存,甚至有的人连出现在历史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魔术师协会强行带走。”尹智斌说道。

  “至于你,托尼史塔克,因为你还年轻,所以你或许能和爱因斯坦的不知道多少代的孙女啪啪啪,然后被当成种马来使用。”尹智斌接着说。

  “沃特?”托尼史塔克一脸懵逼,他还是第一次听到自己会被人当成种马来使用。难道这些魔术师协会的人,不知道什么叫试管婴儿和J子库?

  “那你们是谁?”一听到这里,科尔森和尼克弗瑞都意识到魔术师协会恐怕是存在时间比神盾局还要久的恐怖组织,那么,所谓的守夜人又是什么?

  “我们是守夜人,从两千年前开始,守护人类,和神灵,外星人,以及地球上的一切怪异而战,你们以为现在的人类为什么能拥有白天,真以为以前的神话故事都是假的么。”尹智斌一脸深沉的说道。

  “不可能,如果他们真的存在,不可能不会被神盾局发现!”尼克弗瑞可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地方能瞒过神盾局,要知道现在神盾局的足迹可是遍布全世界了啊。

  “这个世界可比你们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神盾局的现任局长,尼克弗瑞。”尹智斌盯着科尔森说道。

  “他听得到我?”尼克弗瑞一怔。

  “你以为神盾局为什么会建立?为什么能够建立?那是因为我们守夜人需要更多的力量,只可惜你们组建之后,只懂得培养特工,控制全世界,故意暴露给你们的吸血鬼一族,到现在都没有清理掉,还没有那个半人半吸血鬼的刀锋战士一个人杀得吸血鬼多。。”尹智斌冷冷的说道。

  “你是谁,普通的守夜人的一员,不可能知道这么多事情把?”科尔森立刻说道。

  “不管我是谁,黑暗已经降临,更多的怪异将会发生,我们守夜人,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了。”尹智斌说完,一道强光从天而降,笼罩住了他。

  “等等!”科尔森还没拦截,尹智斌就已经消失在强光之中。

  “先回来吧,科尔森。”目睹了这一切的尼克弗瑞,沉默了一会之后,说道。

  他已经开始着手调查守夜人了。

  尹智斌则是出现在了一栋属于他的合法公寓里。

  “武神,给我做饭去。”尹智斌懒洋洋的躺在沙发上说道。

  武神沉默了一下,熟练的打了一个煎蛋,然后弄了两条香肠,一碗热气腾腾的泡面就放在了尹智斌面前。

  没办法,因为尹智斌只会做泡面,加个蛋和香肠都是高级操作了。

  所以,武神只能尽可能的把时间缩短。

  尹智斌吃得很香,这种不用自己做饭的感觉,超爽!

  “武神,去倒垃圾!”

  这种不用自己洗碗和处理的感觉,也超爽!

  虽然尹智斌之前做皇帝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做皇帝的时候可是要注重威严啊,整天都要威严满满,现在不需要了,所以爽得不行。

  而托尼史塔克此时正在升级和维护自己的心脏,也就是微型反应堆,毕竟有尹智斌插手,他倒是没有濒临死亡,最多受了一点魔法大战波及的伤。

  “先生,已经查询到资料了。”贾维斯说道。

  “投影出来。”托尼顿时抬起头,然后尹智斌的资料就出现在他面前,不过只是看了几眼,托尼就继续埋头苦干了,因为这份资料,太普通了,普通到假得要死。

  另一边,漆黑的小巷里,一个等着卖粉的黑帮小混混冻得发抖,这种卖粉给小客户的工作,也就他这种没资历没背景的小混混才会来做了,而且因为有固定的份额,所以,压根不可能偷懒,只能在这里挨冻。

  “靠,这群混蛋到现在都还没让我完成份额,明天就往粉里加点墙灰,吃屎你们!”小混混骂了起来。

  “嘿,哥们,你卖粉吗?”这时,一个穿着皮大衣,个子瘦小的青年靠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