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站队

  “长宁王!!!”,秦国皇宫之中,秦王殿传出一声怒吼,门口的护卫连忙低下了头,置若罔闻般目视脚背,里面之人不是他们可以议论的,而且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更是胆战心惊,生怕怒火波及到他们。

  秦王殿中名贵的古董碎片散落一地,秦王又将一件某个世家上供的海外血珊给摔了个七零八碎,气急败坏的来回走动,“好!好!都是养不熟的白眼狼,不是想要孤的天下吗!看你们有没有命去拿!”

  “陛下,河统领已经到了。”辉煌的大殿之外,一片黑暗,一道阴沉的声音缓缓传了进来。

  秦王顿时眼中爆发一道精光,连忙道:“快请进来!”

  寒冷的风雪乘着大门开的一瞬间吹了进来,整个宫殿之中温度降了不少,灯光突然一阵摇曳。

  一道身披黑袍,身着暗红色劲装的人已经出现在了宫殿之中,此人身高不过一米六,却异常魁梧,整张脸都笼罩在黑暗之中,让人看不清楚,只能隐约看到一双寒芒闪动的眼睛。

  “河统领有劳了,还要麻烦统领走一趟,此次一定要将那些乱臣贼子尽数诛杀!”秦王在看向这人的时候也是收敛了威严,这份礼待俨然不是一般的人能够享受的。

  河统领身形不动,微微点头,“定不负陛下期望!”,

  阴冷至极的声音出来,仿佛是毒蛇吐信,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回荡在秦王耳边,让他微微打了个冷颤,再看去的时候,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那人走后,秦王端坐在龙椅上,面容扭曲的发出阵阵阴笑,河统领是秦王卫的首领,而秦王卫就是皇家用来维护核心利益的一支暗卫,一张皇家的底牌。

  一场大雪让洛天山脉披上了一层白纱,白茫茫一片,如梦如幻美如画。

  清晨,人们陆续出门,也是感觉到一丝寒冷,却并没有进入凛冬那种冰凉刺骨的感觉,从天空往下看,就会发现凉及山如同有一层结界,以凉及山为中心,方圆百里都看不见多少雪花,甚至有阵阵热气蒸腾而上。

  这诡异的情况,不是一两年了,可在不少人的探寻之下却没有发现什么,只当这座山是座死火山,下方连通着地火,这才温度比周围高了不少。

  诺贝尔来到了易马思的身前,正色道:“少爷,这座山并不是死火山。”

  易马思顿时吓了一跳,一脸惊骇的道:“凉及山不是死火山?那是活火山?我槽,我们岂不是坐在了炸药桶上?”

  诺贝尔一头黑线,淡淡看了他一眼,“少爷,凉及山也不是活火山,不管是活火山还是死火山,有岩浆的地方就一定会有硝石和硫磺这两种东西,可我在这里并没有闻到这两种味道。”

  “以我对炼金术的了解,这种情况不是自然形成的,一定是人为的,看来凉及山真的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存在。”

  易马思眉头紧蹙,淡淡道:“我早也猜到了,有异常就有问题,看来这个秘密就在咱们脚下,凉及山寨在此这么久,不该不知道,只是人都被杀光了,现在也没法获得有效的消息。”

  别人没有发现不代表就真的无法发现,至少易马思这么想的,只是之前琐事缠身,无心其他,眼下空了下来,就召集了众多科学家,告知大家一切继续按部就班发展,叫上了诺贝尔和麻花藤两人,三人开始逐步排查起来。

  秦国边疆,长宁城,这座人口足足上千万的巨城,是以长宁王邢麒的称号命名的。

  与其说是一座城倒不如说是军城,这里驻扎着一百万天宁军,都是邢麒麾下的铁血军士,虽然已经有十几年没有过战事,但军营中多是老兵,战斗力也不可小觑。

  依托庞大的军队,这里虽是边疆,却是一座繁华到极致的大城。

  原本这座城叫天堑城,自从邢麒被分封到这里后,治理的井井有条,连时常会前来骚扰的楚国和良国,好像都收敛了许多,百姓也安稳了下来,出于对长宁王的爱戴,久而久之就改成了长宁城。

  邢麒是一名修炼天才,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一名神宫境强者,开启了神宫,已经脱离了普通武者范畴,可以施展一些匪夷所思的力量。

  原本在这一任秦王选择的时候,邢麒才是第一人选,不单单是因为皇家不需要实力多少强大的君主,实力强大的君主会对皇家遗老的地位产生动摇,也因为他在治国上的见解与皇家遗老不同。

  秦国建国以来一直对于世家都是高压姿态,因为皇家就是从世家走过来的,自然不希望出现第二个世家起来取而代之,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

  于是皇家一贯的风向就是堵死其他世家上升的机会,哪怕是在打下江山后给予这些世家一定的好处,甚至连地方上都达到了一种纵容的地步。

  可给出去的,终归不能不管,自第二任秦王开始就开始对世家采取了打压的措施。

  到了从邢麒这一批皇子中选拔秦王的时候,邢麒就像个异类,从实力和智谋都是上佳之选,唯独在对于世家的看法上,有着和皇家截然不同的理念,无疑就成了被排挤的对象。

  只是当初赞成将邢麒立为亲王远赴边疆的皇家人,没有想到这个胸怀大志的长宁王,眼光真的是不低,而且可以说是很高,高到了已经不是局限在打压世家上,而是直接要颠覆整个皇室的统治。

  任谁也不知道,将边疆重城交给长宁王邢麒之后,给皇家留下了最大的隐患。

  ……………………………………

  大雪过后的长宁城,被阳光笼罩,给这片雪白之上平添了一份温暖。

  长宁王府中此刻除了邢麒还有很多世家代表聚集在了大堂之中。

  不知道长宁王是用了什么手段或者是利益,让楚国和良国的军士在城外驻扎了下来,并没有急着进攻,虽然他开门放人是一回事,可约束别国军士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这些世家代表粗略一看,只怕不下三十家,纷纷都是看不透这个长宁王,皇家换主和世家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他们无非是要保证自己的利益,至于谁当下一个秦王,他们没有兴趣。

  只是长宁王这到底是串通楚国和良国准备来一出邢家换主,还是准备连同这两国分割秦国,自己做个闲王,他们一时间有点不太清楚。

  加上这个时候邀请他们这些世家前来商议,就更加耐人寻味了。

  长宁王眉清目秀,看上去犹如偏偏儒生,没有想象中那种高大威猛,充满王八之气,反倒是散发着一股儒雅的气息,“欢迎各位世家前来赴会,本王邀请大家来也是想知会大家一声,秦国将不复存在,而新主不会是本王,也不会是邢家人,也不是楚国和良国人,至于是谁,本王无法公开,只是要告诉诸位,新王继位,将不会撼动各位的地位,楚国和良国的军士也不会攻击各大世家,只是那些不愿来的世家就不在此列,而且没来的世家你们都有资格瓜分。”

  “如何瓜分?”,一名留着一撮山羊胡的中年胖子问道。

  邢麒微微一笑,料想到了这些唯利是图的世家想法,开口道:“很简单,你们出多少力就分多少资源,至于你们完全靠自己打下来的,本王保证不会贪你们一丝一毫!”

  顿时在大堂之中就掀起了轩然大波,众人皆是窃窃私语,也明白这是要站队了………

  PS:感谢“葬天长河”大大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