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上官依云

  上官依云站在厨房门口无奈的听着晨九九新加的几条条款,不由得一阵头疼,之鞥是面无表情地冲着叶莹莹的房间喊道:“吃饭了!”

  说完,便转身进屋。留给顾辰一个长发飘飘千姿百媚的背影,让顾晨的心脏莫名的抽动了一下

  “对了,从今天开始,你也跟我们一起吃饭吧!”上官依云的声音从春芳里传了出来。

  顾辰心里倒是有些感动了。这上官依云倒是明事理,居然还带了他的饭,说明没把他当成外人。

  饭桌上的气氛多少有些怪异。晨九九因为早上偷窥被抓,加上吵架又没有吵过顾辰,多少心里有些烦躁,顾辰也是懒得理他,所以大家都没怎么说话。

  叶莹莹和顾辰说了两句话,结果被晨九九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踢了一脚,也就乖乖的吃饭没在开口。

  上官依云吃饭的姿势优雅从容,细嚼慢咽地用银质的汤匙喝着碗里的汤,样子很是诱人,可她没有在餐桌上说话的习惯。

  顾辰突然的有些想家了。酒鬼村里的生活虽然清苦,但每次到吃饭的时候,各家各户的孩子就会端着一个大碗,一起跑到村头的打谷场上去,在那里往地上一蹲,大孩子将一些谁家的媳妇洗澡忘记关门了之类的话题,小孩子就嘿嘿的跟着傻乐,吃什么都香。

  现在手里虽然是捧着用山珍海味精心熬制出来的汤羹,却怎么都没有家里的味道。

  吃完饭,顾辰正要去收拾碗筷的时候,上官依云抢先一步站了起来:“现在家里是非常时期,很多事不能由下人来做,容易出差错,所以做法和刷碗的工作,我们轮流来做”

  一边收拾,一边上官依云对顾辰说道:“我呆会儿要去一趟家里的钱庄。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能陪我一起吗?顺便买点需要的东西,安全考虑,现在的东西都得自己买才放心。”

  顾辰确实有很多东西要买。昨天晚上他之所以没有到床上睡觉,原因就是因为那种真丝的被子他实在睡不习惯,虽然顾辰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但是在睡觉这方面还是很严谨的,尤其是被子,一定要是棉花的,才睡的安稳。

  当下点点头说道:“好的!”

  “九九,顾辰要出去买些东西。现在外面太危险了,你就不要出去了。”上官依云又转过身嘱咐九九。

  “哦。知道啦?”晨九九撅着嘴说道。

  “九九,你要记住前天晚上的教训。那个高华可是葛老都对付不了的高手,而且现在想找你爹麻烦的高手不止他一个!”上官依云看晨九九心不在焉,故意板起脸说道。

  晨九九有些怕上官依云生气,母亲早逝,父亲又整天忙着朝政。上官依云就相当于是他最亲近的人。赶紧笑着说道:“好啦,上官姐姐不要生气嘛。放心吧。我今天一定乖乖在家。”

  上官依云收拾完之后便起身回房间换衣服,剩下顾辰在院子里等她,结果一等就是半个时辰,上官依云终于出来了,抬头一看,顾辰的眼睛便瞬间明亮了起来。

  古人有言:所谓美女,应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肤,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这个标准要求极高,凡夫俗子没有几个人能当得上此评价。可上官依云的此时的模样,完全是比这古人所说的更高一筹,简直就是绝代风华。

  乌黑的长发此时盘在头顶。用一只金钗插住,脖子上戴着一块上等琉璃种的翡翠玉牌。身着一件淡紫色长裙,偏偏又在上紧束着一条翠绿涩的丝带,将腰身完美的现楼出来,完美的曲线和书卷气相互融合,沁人心脾。

  顾辰这几天见过不少美女,晨九九和叶莹莹也算得上是万里挑一的绝色美女。可一个娇蛮靓丽,一个天真可爱,而且各自有各自美感。可现在跟上官依云一比,都是略逊一筹。

  “哼,流氓,你口水都要流下来了。”晨九九也看到了从屋里走出来的上官依云,不过上官依云的美她见得多了,自然不会像顾辰这么惊艳失神。看着顾辰口水都要流到地上的样子,一脸鄙夷的说道。

  “你让我看我都不看。十八九岁了,两个胸都没有!”顾辰被说中了心事,也不生气,看都没看晨九九一眼,冷声哼道。

  “九九姐姐,他说你没有胸。”叶莹莹在旁边煽风点火。

  “我杀了你!”晨九九的脸色变得难看起来,张牙舞爪的就冲着顾辰冲了过去。

  上官依云好不容易才安抚了晨九九想要把顾辰碎尸万段的想法。

  顾辰看的出来,这次是彻底把晨九九给得罪了。主仆不和,估计以后自己的日子不会好过了。

  今日一早,晨王爷就又进了皇宫,顾辰也没来的及细问整件事情的始末,所幸的是华伯今天没有跟去,听说上官依云要出去,就要安排马车,被上官依云给谢绝了。这些日子晨王府弄得风声鹤唳的,她也是弄得有些憋闷了。

  再说这些人目标是晨王府的人,它虽然住在晨王府,但是毕竟不算是晨家人。还算是安全,好不容易出来一趟,那家钱庄也离得不远,就想自己走着去。华伯不放心,就也跟了上来,正好顾辰有点事想问他。

  以上官依云的美貌,一路上吸引了无数的目光,但她却一点都不在意,从除了晨王府之后一直走在最前面,步伐不快不慢,顾辰和华伯在后面跟着。

  走晨王府美多吉,华伯就发现周围有点不对。

  “顾老弟,这后面跟着个佛爷!”华伯小声的在顾辰耳边说道。

  顾辰在走出晨王府没多远后就发现身后一直有人轮番的跟随,现在自己的打扮也不像一个有钱人的样子,看来是看着上官依云的衣着华丽,盯上她了。

  正所谓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被贼惦记上的感觉是非常不好的,于是顾辰也小声道:“稍微吓唬一下,尽量不要声张,能吓退了最好!”

  华伯听罢点了点头,然后将双手背到身后,从袖子里掉出来一块金牌,金牌上面刻着一个闪闪发光的“晨”字。

  由于四周的人很多,华伯还担心缀在身后的佛爷看不到自己手里的金牌,于是又在自己的头顶上晃了晃。

  可走出了一里多地之后,华伯回头望了一眼发现,那个人还是跟在身后,不由气愤道:“看来是高华不讲信用。我废了他那双贼手。”说罢就抬手把手里的暗器扔出去。

  顾辰急忙抓住华伯的手道;“算了,没准就是街边的小贼,再说也没有向我们动手,别节外生枝,给高华再搀和进来的借口。”说罢拉着华伯快步向前面的上官依云追了上去。

  这趟活的水深,老酒鬼吩咐的事是必须要做的,可是现在江湖人搀和了进来,不是一般的毛贼,所以顾辰非常的谨慎,在师弟没来之前,能不动武尽量不要动武。

  “等我查明白的都有水搀和进来,一把收拾干净,就回家娶媳妇了。”顾辰在心底暗暗说道。

  上官家是武之国最著名的商号,但上官家的人却非常低调。商人嘛,讲究财不露白,所以只有少数人知道上官家其实跟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上官家明面的产业是钱庄,绸缎庄,金店,镖局,和晨王府开始交好之后,便开始经营兵器制造。这兵器制造说起来很普通,可是武之国这么多的军队,所有的兵器全部都由上官家制造,这里面的钱才是上官家最大的收入。

  和晨王爷一样,上官家也是人丁凋零,上官依云这一辈,只有她跟哥哥两个孩子,少东家上官鸿运,为人纨绔,整日里除了吃喝玩乐,流连烟花柳巷之地之外,根本就不管家里的事。

  所以上官依云每个月都要来总号处理一下账目。

  护送上官依云进了钱庄之后,顾辰也就没了事,上官依云让他一个时辰之后在来接她,百无聊赖的他就拉着福伯在周围找了一间小酒馆坐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