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酒吧

  那男子听了陈升的话,顿时停住了脚步,一脸震惊的看着陈升,语气有些迟疑的对着陈升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陈升看着那男子好像是不好惹的样子,语气连忙小心翼翼的回答道。

  那男子听了陈升的话,冷哼了一声,然后消失在黑夜之中。

  陈升无奈的看着地上躺着的女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语气有些感慨的自言自语道:“小娘皮,都是你给我惹得事!”

  月亮已经到达了半空之间,陈升历经千幸万苦,终于找到了那脑海中的牌号。

  “这就是你家吗?”陈升回头无奈的看着背上喝醉的女子,再看着古老的宅子,面色有些疲惫的说道。

  陈升面前的房子是那古老的四合院类型的房子,看样子这女孩子家里还算挺有钱的!

  女子依旧是睡着的,看样子睡的很好,陈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看着门牌号下面的门铃,无奈的摁了下去。

  过了不久,门缓缓的打开了,从门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性,身穿一身睡衣,看着那背着一个人的陈升,迷迷糊糊的问道:“小兄弟,深更半夜,你找谁啊?”

  陈升默默的看着面前的中年人,然后语气有些急切的对着那中年人问道:“你认不认识,我背后面的女孩子啊?”

  那中年人听了陈升的话,默默的将目光望向了陈升后背上睡着的女子,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顿时面色一惊,语气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不是敏儿吗?”

  “你认识她!那太好了,她喝醉了!”陈升听了的中年人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自己终于可以轻松了,于是有些感慨的说道。

  “给我!”那中年人面色有些急切的一把从那女子从陈升的背上抱了下来,然后冷冷的看着陈升一眼,还没有等到陈升反应过来,大门就紧紧的关闭上了。

  “我去,我一口水还没有喝上,我好饿啊!”陈升默默的摸着自己的肚子,看着紧紧关闭的大门,语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混蛋小子,你把我女儿骗走,我不打你算是对得起你了,你快点走,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就在陈升感叹的时候,从门里面传来了那中年男子有些愤怒的声音,看样子中年男子把自己当做欺骗她女儿感情的渣男了吧!

  “今天晚上去哪里过啊!”陈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默默的迈着沉重的步伐离开了,看着这漆黑的天空,和无人的街道,何处才是陈升的归宿啊!

  灯红酒绿,那是一个酒吧,看样子有几分热闹,陈升一般不会轻易地过来,毕竟他现在非常的口渴,需要喝一口水。

  酒吧是露天的,就在马路旁边,街道上放着几个桌子和椅子,而店里面有个吧台,调酒师正在调制美味的酒水。

  吧台一旁是一个舞台,一个歌手正弹着吉他,唱着让人不痛不痒的歌儿。

  “有水吗?能给我一点水吗?”陈升硬着头皮,趁着别人不注意,来到了吧台边上,看着正休息的调酒师,语气有些小声的说道。

  调酒师听到了陈升的声音,看着吧台外衣着有些破烂的陈升,微微的皱着眉头,面色有些不可思议的对着陈升问道:“你就是要一瓶水,水也是要钱的!你有没有!”

  “这个……”陈升此时可是身上一分钱都没有,可谓是一分钱难倒好汉,只能面色有些苦涩的看着调酒师。

  “来一份毒药,算我的,就当我请这位小兄弟的!”而此时吧台边上有个中年人,身穿一身西装,文质彬彬,异常的儒雅,坐在一旁一直观察着陈升,看着陈升那有些凄惨的样子,语气有些温和的对着调酒师说道。

  “好的!司马先生!”那调酒师看着那儒雅的中年人,再看着一旁的陈升,语气平静的对着那中年人回答道,然后用调酒的工具,去调制酒品。

  “谢谢!谢谢你!”陈升偏过头,眼神中带着一丝感激,看着那儒雅的中年人,语气有些感激的说道,毕竟雪中送炭,比锦上添花要好的多。

  “没事的,这世界有苦难的人很多,我看的出来,你是情不由己才到了这个地步,所以我请你喝这一杯酒,希望你能振作起来!”那叫做司马的先生,看着陈升的样子,微微一笑,然后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喝了一口,语气有些温和的对着陈升说道。

  陈升听了那人的话,默默的坐着,也不说话,默默的低着头,思考着如何在这新的世界里活下去。

  很快一杯淡黄色的鸡尾酒,出现在了陈升的面前,调酒师熟练的在酒杯下放了一个名片,把酒杯放在了名片上,给陈升推了过来,然后礼节性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陈升慢慢的拿起酒杯,感受着酒杯那冰镇过后的冰凉,然后喝了一口酒,顿时感觉清爽了许多。

  这酒带着一丝甜味,甜味中带着一丝青柠的酸味,喝到最后竟然嘴里有些苦涩的感觉,果然是毒药,喝起来让人着迷,喝到最后竟然让人有些苦涩的伤感!

  酒吧的舞台上,那驻唱歌手,唱的随意又冷淡,生活已经磨平了他的情感,唱的歌曲已经成了循环的习惯。

  “能把吉他借个我一下吗?我能唱一首歌吗?”就在的驻唱歌手唱完了一首歌曲,稍微有些休息的时候,陈升面色带着微红,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走到了台前,看着那驻唱歌手,语气有些沙哑的说道!

  “这个……”那驻唱歌手看着陈升的样子,面色有些为难起来,突然看到了吧台旁的司马先生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同意陈升的请求,驻唱歌手只能无奈的放下了吉他,从位置上面下来了!

  “我要唱首歌,谢谢各位,不喜勿喷!”陈升有些醉意的坐在了舞台上,带着一丝沙哑的说道,然后缓慢的弹奏着手中的吉他。

  “当你走进这欢乐场,背上所有的梦与想,各色的脸上各色的妆,没人记得你的模样……”

  苦涩的人,唱着苦涩的歌曲,带着深厚的惆怅,三分苦涩,三分感慨,三分忧愁,一分的释然,陈升眼角泛起了泪花,淡淡的哼唱着。

  底下的人开始从嘈杂,变得安静下来,眼神有些惊讶的看着台上默默安静唱着歌的少年,人们已经无视了他那看上去有些破烂的衣裳,和他有些脏兮兮的面孔,静静的听着他的歌曲。

  “一杯敬朝阳,一杯敬月光!”

  “一杯敬故乡,一杯敬远方!”

  “一杯敬明天,一杯敬过往!”

  “一杯敬自由,一杯敬死亡!”

  八杯酒,唱一生惆怅,八杯酒,敬一生平凡,八杯酒,道一生苦楚,八杯酒,说一生哀愁。

  唱着越来越沉重沉闷,而听着越来越沉入,有些人漠然苦笑了一声,喝下了自己手中的这一杯酒,一曲终了,恍然而过。

  清醒的人最为荒唐,清醒的人最荒唐,呵呵,有些人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想要流泪,却发现自己已经忘却了什么,早已经哭不出来了,只能淡淡的感慨着,一杯接着一杯。

  “有趣的人啊!这世界真是太美妙了!”司马先生默默的看着缓缓走下来,脚步有些蹒跚的陈升,有些无奈的叹气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