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司马司义

  “头好疼啊!”一阵不舒服而又慵懒的声音从一间宽敞的房间中传了出来。

  陈升坐在一张柔软的床铺,看着盖着自己腿上的洁白的空调被,看着这周围的环境,房间明亮而又宽敞,一张床铺,一张贴着墙壁的柜子,一张书桌靠着窗户,墙壁上挂着的空调维持在二十四摄氏度,保持房间里的舒适。

  陈升从床铺上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了一件干净白色的T恤,而裤子也换成了一条夏日的沙滩裤。

  门缓缓的打开了,只见司马先生身穿一身西装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个玻璃杯,玻璃杯看样子好像是牛奶,司马先生看着陈升醒来了,默默的将牛奶递给了陈升。

  陈升面色有些奇怪的看着面前的司马先生,语气有些疑惑的对着司马先生问道:“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

  “你喝醉了,我没办法只能带你过来了,这是一杯牛奶,喝了吧!”司马先生看着陈升一脸疑惑的样子,将牛奶放下了书桌上,语气平静的对着陈升说道。

  陈升看着司马先生的样子,面色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对不住,我等会就离开!”

  “你!有地方住呢?”那司马先生听了陈升的话,面色有些平静的对着陈升问道。

  陈升看着司马先生那锐利的目光,低着自己的脑袋,不知道怎么回答,总不可能说自己其实是一个流浪汉吧!

  “你的衣服破旧不堪,什么东西都没有,身份证,金钱,钥匙,手机都没有,如果我没猜错,你恐怕无家可归了吧!”司马先生身体轻轻的靠在书桌旁,目光平静的看着陈升,语气淡然的对着陈升说道。

  陈升默默的低着头,不知道如何回答,自己本不属于这个世界,何来这个世界的东西!

  司马先生看着陈升漠然无语的坐在床旁,小声的说道:“如果你不嫌弃的话,你可以先住在我这里。”

  陈升听了司马先生的话,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脑袋,有些好奇的看着司马先生,陈升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值得的地方,让这个面前的司马先生提供住处。

  “你为什么要收留我?”陈升抬起头慢慢的看着司马先生,语气有些好奇的对着司马先生问道。

  司马先生微微一怔,默默的看着陈升,然后默默的从自己手中拿出了一个怀表,打开一看放在了陈升的眼睛前。

  浮现在陈升的眼中是一张泛黄的照片,而这照片上是两个年轻人,身高的看上去好像是年轻的时候司马先生,而他旁边还站着一个微笑的年轻人,陈升默默的看着衣柜的镜子,突然发现这个年轻人看样子和自己有八分像啊!

  “我叫司马司义,这是我的弟弟司马司忠!只不过他已经离开了我!”司马司义缓缓的收起了自己手中的怀表,小心翼翼的放在了自己的衣服里,然后看着呆呆的坐在这里的陈升,语气有些伤感的说道。

  陈升默默的看着司马司义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最后摇了摇头,语气沉重的对着司马司义说道:“对不起,我是陈升,并不是你的弟弟!”

  司马司义看着陈升的样子,呵呵一笑,默默的看着陈升那倔强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语气有些平静的对着陈升说道:“你是个倔强的人,要不这样吧!我缺少一个助理!你当我助理吧!”

  “助理!什么助理?”陈升面色有些好奇的看着司马司义,面色有些疑惑的对着陈升说道。

  “我是一个私人的侦探!我正在执行一个任务!”司马司义看着陈升的样子,从自己怀里拿出一张报纸递了过去。

  “抓捕鬼盗五爷?!赏金五百万!”陈升看着司马司义指的地方面色有些奇怪的说道,然后翻来覆去的看着报纸,除了悬赏令,上面都是一些其他的新闻,更没有其他的消息!

  “鬼盗五爷,你应该听说过吧!”司马司义看着陈升翻动报纸的样子,眼珠子转动着,语气有些沉重的对着陈升说道。

  陈升抬起自己的脑袋,面色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个来自外来时空的人,那里知道你们这个时空的人才。

  “你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山里面出来的吗?”司马司义看着陈升摇头的样子,面色有些古怪的打量着陈升,语气有些吐槽的说道。

  “鬼盗五爷,是世界上最为出名的大盗,世界通缉令排名第三十九位的高手!”司马司义面色极其平静的看着陈升,语气有些平静的对着陈升介绍道。

  陈升听了司马司义的话,无奈的点了点头,听起来这个鬼盗五爷的家伙看样子很厉害啊!

  “鬼盗五爷每年秘密的举行一场拍卖会,这个拍卖会只拍卖一件东西,而这东西是世界上的名器物件,只不过这个东西还不在鬼盗五爷的手中,他们都是有主之物,拍卖者竞价拍卖,而鬼盗五爷则会在一个月内将这个有主之物夺走,在送给价高者!”司马司义面色淡然的对着一旁的陈升介绍道,语气带着一丝平静。

  “这个家伙好有风格,可是若是他失败了,一个月之内没有偷到呢!”陈升听了司马司义的话,瞪大了自己的眼睛,面色有些不可思议的感叹道,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奇怪的家伙!

  “失败了!听说赔偿价高者双倍的价钱,只不过这鬼盗五爷十年时间,进行了九次拍卖会,却从来没有失败过!”司马司义听了陈升的话,呵呵一笑,语气有些得意的对着陈升说道。

  陈升听了司马司义的话,顿时面色有些震惊的说道:“这个家伙听起来好厉害啊!不过你要怎么抓住他呢?毕竟这个家伙是世界级的大盗啊!”

  司马司义呵呵一笑,然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面色有些平静的对着陈升说道:“这个你倒是不用担心,半个月前,这鬼盗五爷拍卖的东西正是宋武烈帝佩剑上的祖母绿!这个东西价值连城,拍卖好像拍了八千万,而这件东西正好在沙市,他的主人是沙市的首富!”

  “这宋武烈帝,赵家皇帝?”陈升听了司马司义的话,无奈的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由于不了解历史,面色有些疑惑的问道。

  司马司义面色有些古怪的看着陈升那一脸疑惑的样子,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语气有些怪异的对着陈升说道:“你是不是从深山里面出来的,这都不知道,宋武烈帝白云,难道你不知道吗?”

  “我好像失忆了,什么都记不得了!”陈升看着司马司义那奇怪的目光,只能使用穿越者最为常用的技能,装失忆来骗过司马司义。

  “我出去有点事情,需要出去一下,这是钥匙和五十块钱,五十块钱算你今天的工资!”司马司义看着陈升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走出了房间,最后消失在陈升的目光中。

  “奇怪的世界啊!”陈升听到噗通的关门声,无奈的倒在床上,看着白花花的天花板,语气有些感慨的说道。

  “怎么才能回去啊!”陈升翻来覆去,无力的趴在床上,面色有些疲惫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