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一章 怨湘君

  李沐知道自己现在的处境很不好,因为他已经发现自己身处幻境之中。一旦察觉到了这一点,事情便出现了转机。李沐不是第一次陷入幻觉之中,相反,他已经有过很多次的经验。

  幻境之中,宁知桐化作的情鬼撕咬着李沐。每撕咬一口,伴随着血肉离去的疼痛,更是有一种哀怨取而代之,刺入李沐身体,直击肺腑。

  每一分哀怨背后,俱是一张张扭曲的面容。那面容上写满了爱憎之语,黥于面目,如此了然。已经被李沐深埋在心中的往事,一幕幕浮现。然而以前有多甜蜜,如今的李沐便有多痛苦。因为那一份因爱生恨,李沐硬生生地感同身受。

  “嗬,嗬,嗬,嗬。”陷入幻境之中的李沐喘着粗气,他咬紧牙关,努力不让那些杂念影响心智。他很熟练地念起了《九歌诀》,每每陷入幻境之时,《九歌诀》总能发挥奇效,渡他脱困。

  这一次,也不例外。

  当李沐念到平常少有涉及的《湘君》一篇,李沐只觉浑身上下,悠然一轻。整个天地如同江水一般,荡起了层层波纹,然后冲刷殆尽。当李沐再睁开眼时,眼前没有了城池,没有了街道,没有了宁知桐,也没有了自己。

  天地悠悠,唯有眼前茫茫一片,乃是大江东去,千浪万叠。清水漫漫,泓于山野。一时之间,李沐竟是分不清眼前的是河还是海。他唯一所能感受到的,便是盈满二字。

  李沐站在岸边,心胸陡然开阔起来。他深深吸了一口气,把刚才的刺痛与不适,尽数吐尽。

  正当李沐诧异之时,水上飘来一舟。舟上立着一个女子,形容秀丽,神情哀婉。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一字一句,从她口中唱出,曲调婉转,悲切之意更浓。李沐听在耳中,心里竟然也涌起一阵哀怨。

  “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女子手中捧着排箫,吹奏起来。箫声肃然,哀怨丛生,滚滚波涛竟是在瞬息之间,平静如镜。

  李沐望着那女子,那女子身形却模糊了起来。她踏出小舟,却是站在了水面之上。水波一荡,女子身影消失无踪。而那歌声并未消失。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太息。”女子歌声如泣如诉,诉说着负心男子背约之事。“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陫侧。桂櫂兮兰枻,斲冰兮积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

  李沐对于《湘君》一篇的内容,早已研习在心。此篇名为《湘君》,却是以湘夫人之口,诉说久候湘君不至,而产生的失望、猜忌、怀疑。她四处寻找,仍不见湘君到来,更是悲伤失望至极。失望之下,湘夫人更是做出了抛弃定情信物之举。然而此篇最后,恢复平静的湘夫人,生出了“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的明悟。

  通篇的怨,在最后,归于平静,归入淡然。此等心境。李沐原先想要了解,并没有那么容易。不曾想今日西门克这恸哭双姝,攻心之举却是歪打正着,让李沐窥得其中真味!

  《九歌诀》修行的难点,难就难在这世间的人或事,从来就没有感同身受这四个字。别人经历的悲喜,如果没有真真切切发生在你自己身上,你就不会感受到他的感受。

  《九歌诀》修行到如今,李沐也已经掌握了门道。《九歌诀》一十三篇,每一篇都与心境相关联。然而,其上记载的心境是一回事,李沐自己的心境也是一回事。若没有真真切切的体悟,自然是达不到使用《九歌诀》的要求的。

  譬如《云中君》,此篇便是守护之心。李沐在面对实力远高于自己的黯灭杀手时,为了保护沈璃,才能在魂魄分离状态之下,动用云中步。

  譬如《河伯》,此篇便是无穷之欲。在仙墓之中,李沐被那诡谲的白玉美人勾动了心底欲望。色欲本就是人伦之道。当欲念如同大江大河,滔滔不绝,无法阻拦之时,自然能够领略《河伯》一篇的真谛。

  譬如《大司命》,此篇乃是怒意勃发。李沐初步领略,仍是在仙墓之中,卡巴拉树之下。金甲战士以压倒性的优势,击溃了魂魄分离状态下的李沐,并且是在动用了云中步的情况下!李沐的体魄生出了怒意,让李沐能够乘机施展广开天门这一式。这也是打开了一道大门,让李沐望见大司命。

  譬如《少司命》,此篇乃是无矩之喜。李沐能够领会到,完全是因祸得福。缚神丸以其极乐药性,束缚人的神魂。李沐因为药性,得以一窥少司命的笑颜。而每每陷入幻境时,李沐心中的少司命,便会第一时间现身。

  此四篇,正是李沐领会最深的篇章。其道理很简单,心境到了,自然便是感同身受。如此体悟,又怎么会慢了去?更别说,李家一役,岳叶枫以生命为代价,将自己本源真气灌注于李沐,硬生生拔高了李沐的境界。李沐在那伪出神境界之中,显现的,正是这四位上神。此役过后,李沐对这四篇的感悟可谓是更上一层楼。

  除此之外,李沐还有《湘君》、《湘夫人》、《东君》、《山鬼》、《国殇》、《礼魂》六篇没有领会心境。

  当然,还有最为特殊的一篇——《东皇太一》。

  在少司命带他看的景象里,居于众神最上首的东皇太一,不曾显露真容。李沐只见过那一双眼睛,只是一双眼睛,一个眼神,让李沐感受到了狂傲至极,不可一世!李沐只在面对陈骁天字盛怒,帝皇威严之时,正是回忆起了这睥睨天下的眼神,让他顿时觉得天字之威,不过如此。之后,李沐心底也有一份明悟。《东皇太一》这篇的真意,怕是要君临天下,才能领会其中真意!

  不过现在,李沐将自己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湘君》这一篇。恸哭双姝的怨恨,在湘夫人的哀怨面前,消散殆尽。李沐甚至还没有体悟完全,便已经发现自己从幻境之中退了出来。

  李沐回过神来,西门克正走到自己面前。原来刚才那漫长无比的幻觉,在现实之中,不过一瞬而已。西门克丝毫没有发现,李沐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就破解了恸哭双姝对他的影响。他正抬起手,蓄足力,准备一掌击向李沐。

  然而就在这一瞬间,李沐的响雷剑出现在了西门克的手掌之前。

  “你!”西门克脸色大变,急忙想要撤招。李沐哪能让他如愿?响雷剑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仁不让之势,一剑刺入了西门克手臂之中!响雷剑锋利异常,天下少有。李沐这一击,更是打心底要重创西门克。所以,他用上了全力。

  响雷剑刺穿了西门克整个前臂,李沐抽剑一拉,顿时鲜血四激。

  西门克噔噔噔倒退三步,面容扭曲得不成样子。“你怎么会……”他现在还不能相信,李沐为什么能脱困而出。要知道他进入出神境界以来,不知多少英雄倒在恸哭双姝的裙摆之下!除了佛道两家,修行精深,恪守清规的得道高人之外,红尘滚滚,世俗之人,没有任何人能逃过心中的情。

  西门克哪里能料想到李沐身负《九歌诀》,竟然是以怨对怨,然后借湘夫人之释然,直接破开了恸哭双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