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章 死亡财富

  苍天弃没有回答纳迢接下来该怎么做,倒是苍天弃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却让纳迢一脸震惊的张大了嘴。

  只见苍天弃身形一动,竟然如同小翠与孙游一样,冲进了战场。

  不过,与两人不同之处在于,苍天弃没有去抢夺什么宝贝,而是以最快的速度游走在地上一具具尸体旁。

  凡是他所过之处,这些尸体无一不是被苍天弃用最快的速度检查了一遍,其体内的金丹,身上的储物袋,皆是成为了苍天弃的囊中之物。

  有的肉身刚死的元婴修士,元婴还未来得及逃脱,就被苍天弃盯上,后果可想而知,连元婴都没有得以逃脱。

  这种发死人财的想法,可不是只有苍天弃一人才会想到,想到此办法并且如同苍天弃一样实施的修士,不在少数。

  不过,由于畏惧苍天弃的凶名,这些修士不敢靠近苍天弃,当然更不敢虎口夺食。

  战场覆盖范围很大,牵扯到的修士数量众多,不与苍天弃争夺,还有许多地方可供这些修士发死人财。

  空中,下起了一场血雨,鲜血落在这诡异的云层上,很快便被云层所吸收。

  巨大的血云,越发的鲜红,仿佛随时都有可能会滴出鲜血一般。

  空气当中,弥漫着一股强烈的铁锈味,是强烈的血腥味。

  绝大多数人,一旦牵扯到了利益,就会做出一些极端事来,当这利益达到一定程度后,哪怕是有性命危险,也无法阻止内心的欲望。

  这一点,在这个世界里的普通人身上一样,在这些修士身上,也是一样。

  正常人,没有几人是傻子,一些问题苍天弃与纳迢能够看出,能够分析出,其他人或多或少一样可以看出一些问题。

  然而在利益的驱使下,哪怕心里觉得有古怪,有些不对头,他们还是愿意铤而走险,搏一搏。

  就好比眼下,不断有修士陨落,他们鲜血洒落,尽数被下方血云所吞噬,就连死去修士体内的血液,同样也不例外。

  要说只有苍天弃几人发现了这一点,当然是不可能的,还是有不少其他修士同样也发现了这一点。

  然而,他们谁都没有离开,还是借此机会要大发一笔。

  越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有实力,有足够胆气,就能越加收获惊人。当然,危险同样也会倍增。

  苍天弃也是如此想的,但苍天弃与这些修士还是有一点不同,他之所以没有离开,不仅仅只是想要借此机会发一笔死人财,还有一个原因,则是因为他胸口悬挂着的半块苍龙玉佩。

  从靠近血云开始,苍天弃便感觉到了胸口半块苍龙玉佩再度变得滚烫。

  不过,苍天弃对此并未表现出什么,而是静观其变。

  踏上血云之后,胸口处的半块苍龙玉佩变得更加炙热了,换做是普通人,或许胸口已经被这股炙热的高温烧焦,而苍天弃是修士,再加上在催动血脉之力的情况下肉身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所以这股炙热还无法伤害到他。

  苍龙玉佩会有这样的反应,倒是让苍天弃肯定了那道意识所谓的“去那里”指的是哪里,不出意外,就是此时此刻他所处的这里。

  若非如此,苍龙玉佩又怎会有如此反应。

  所以,明知发现了有古怪,这一切好像有人在暗中故意而为之,他依旧没有选择离开。

  他想要借此机会发一笔死人财,同时,也要借此机会弄明白苍龙玉佩想要干嘛,为何会如此急迫的想要来到这个危险之地。

  当然,只要他们几人性命没有受到威胁,他也不介意看看这幕后的操控者是谁,是否是他当初在未知暗殿中遇到的神秘女子,她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

  一旦性命受到威胁了,那自然要想办法逃离此地。苍天弃爱财,可若是让他搭上自己以及朋友的性命来换取到的财富,他宁可不要。

  需要冒险时,他会毫不犹豫的冒险,可冒险与送死完全不同,不能将冒险归纳在送死上,两者是有区别的。

  见苍天弃都加入了发死人财的行列之中,纳迢苦笑了一下,也不再犹豫,同样加入了进去。

  大家都在忙活着,他当然不能只站在原地看热闹。

  几人以苍天弃为首,那可是西域出了名的恶人,如今他们这一行人,无论出没于西域何处,都免不了最引人瞩目,眼下自然也是一样。

  苍天弃四人的加入,让这本就沸腾的局面,变得更加沸腾了,如同在烈火中浇上了一瓢滚烫的热油,直接炸开了。

  在场修士都不愿意在这个时候靠近苍天弃四人,绝大多数修士是因为不敢,畏惧苍天弃的凶名。

  还有少数的修士,则是出于其他原因,不想在这个时候与苍天弃一行人发起冲突。

  不管出于何种原因,没有其他修士的靠近,苍天弃四人在这场混战当中可是占足了便宜。

  这自然让不少修士无比眼红,但目前为止,还没有谁胆子大到直接开始对苍天弃四人发起抢夺。

  现场的修士,无时无刻不在陨落着,反之苍天弃四人,却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况下,闷声发着大财。

  哪怕是孙游这样的战斗狂人,在这个时候也都收起了与人争斗之心,全部心思都放在了收敛钱财之上。

  小翠也是如此,停下了与他人抢夺什么珍宝,一门心思花在了发死人财上。

  两人最开始冲入乱局之中,是以与他人争夺未知暗殿当中喷出的珍宝为目的。

  然而,未知暗殿喷出的珍宝,在短短时间里便被外界早早守候的大量修士给抢夺一空,需从这些得到了珍宝的修士手中再抢夺过来。

  这个过程没有那么简单,不仅难以得手,而且危险程度较高,哪怕两人是与苍天弃一伙的,也保不准会成为众人联手攻击的目标。

  所以两人干脆放弃了去抢夺什么珍宝,像苍天弃以及纳迢那般,直接发死人财,效果更好。

  未知暗殿一波珍宝喷出来,带走了大量修士的性命。

  放眼望去,修士的尸体如同下饺子一般,不断从空中跌落,摔在血云之上。

  片刻过后,混乱的场面,逐渐开始稳定下来。

  眼下这种情况下,夺宝成功并且还活着的修士,已经为数不多,他们要么是自身实力过硬之辈,要么身体四周时时刻刻有着一帮自己人相互保护着,想要从他们手中夺走珍宝,一般的修士根本很难做到。

  场面稳定下来了,修士的数量则如同苍天弃之前所猜测的那般,损失了足足一大半,只留下了一小部分还在。

  而这剩下的一小半修士,也几乎个个带伤,身体上没有留下伤痕的,寥寥无几。

  苍天弃四人,身上并未留下任何的伤口,凶名在外,没有谁愿意在这种关键的时刻主动招惹他们,招惹了他们,不仅很有可能会丢了自己的小命,就算真有实力与苍天弃四人对抗,也会因此耽误了夺宝。

  而苍天弃四人,所有动作都在发死人财上,与大流的夺宝修士其实并没有直接的冲突。

  正是如此,从头到尾,根本没有任何修士去招惹苍天弃四人的。

  除此之外,广子敬的身上,同样看不到伤口。

  他虽然没有苍天弃那般的凶名,但他背后的无妄宗如今可是西域修真界的第一势力。

  虽说在不少修士看来,这所谓的第一势力水分相当重,但威慑力还是有的。

  况且,广子敬本就是无妄宗的天才,实力深不可测,与当年苍天弃初见他时相比起来,如今的广子敬实力可是提升了许多。

  强大的实力以及背景,使得他与苍天弃四人一样,身上没有被留下什么伤口,不过,其他无妄宗的修士就没有他这样好运了,不仅身上留下了或多或少或深或浅的伤口,有的甚至连性命都丢在了这里。

  当然,并不是所有还活着的修士都如同苍天弃四人以及广子敬那般丝毫无损,这种修士必定只是少数,更多的,是浑身带伤,有的已经奄奄一息,肉身受创严重。

  怒吼声,厮杀声,痛苦的惨叫声,眼下都没有再响起。

  这一场因为未知暗殿中喷出的珍宝而引起的厮杀,到此算是告一段落了。

  现场很安静,甚至可以说是很压抑,活着的修士,或独自一人,或三五成群,各自处在一处区域,相互提防着其他活着的修士。

  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凡是还活着的修士,几乎都是有收获的,少数几人是如同苍天弃四人那般趁乱发了一笔死人财,更多的修士,要么是自己抢夺到了未知暗殿喷出的珍宝,要么是自己身边人得以成功,皆有收获。

  由于肉身受伤严重,再加上已经有所获,一些修士与同伴果断选择了离开此地,不准备留下来继续等待未知暗殿下一批的珍宝喷出。

  这一类修士,属于见好就收的一类,因为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以他们目前的身体状况,继续留在这里,不仅抢夺到的宝物留不住,十有八九会把自己的小命也交代在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