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真挚的道歉

  按照平常,皇室的地盘出了事,普通百姓受伤也只能认命,运气好一点的可以得到朝廷的补恤。

  但是,今天,李佳就要拉着魏德藻一同去问候那些受伤群众家属。

  魏德藻看有皇帝的意思便也不好拒绝。

  “魏大人,今天是去看望受难群众家属,据我所知,住在工厂附近的人家一般家庭都不是很好,所以为了不给他们内心施加压力,我们还是穿着朴素一点为好。”李佳悠悠地说到。

  魏德藻定睛看了看李佳,这小子想的还不错。

  他点了点头,脱下了官服,换上了一件比较简朴的衣服。

  “李大人,我看你今天过来十分疲倦,难不成昨晚你没有睡好?”他眯着眼睛笑道。

  “还年轻着呢,以前我通宵两天,啥事都没有,就是最后睡得像头死猪一样。”李佳挠了挠头笑道。

  魏德藻听闻才爽朗地笑出声:“李大人你可真有意思,在我这个年纪,可不敢这么折腾。”

  走在路上,魏德藻没有让家丁跟随,单独地和李佳去会见受难群众家属。

  “这次躁动很大,毕竟火药这事还是非常危险的,我估计你的火器计划走不通。”魏德藻摇了摇头,假装平静地说到。

  李佳深吸了一口气,“那可未必。”

  他还没有把火器补给一事告知天下,大家现在都以为铁血军依旧是十个人都分不到一支枪的军队,相对来说,他们对铁血军的敌意就会减轻很多。

  进了第一家遇难家属房间,这户人家离工厂最近,受灾面积也最大,据说里面伤了两个壮年,有一个现在还卧倒在床上。

  李佳带着魏德藻一同走近房间,魏德藻皱了皱眉,看着四周,很显然,这个地方十分的寒酸。

  几个百姓明显也感受到了魏德藻的不满,不过李佳很快就打消了他们的念头。

  “这位是内阁首辅,魏德藻。而我是铁血军教头,也是这些工厂开办者,李佳。”李佳伸出了自己的手。

  他们愣了一下,也派出一个人学着样子伸出了一只手。

  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很显然,李佳在带给他们平等的感觉。

  握完手,李佳才说到:“各位,实在对不起,因为我的工厂管理不严,遭受爆炸,使各位家庭都或多或少遭受损失。”

  “但我们是皇家派来的补恤成员,所以一定会给你们相应的补偿,来满足你们一年的支出,另外,我们也会给你们的伤员安排医生。”

  “希望你们能原谅我们的过错,我们会迁走工厂。”

  乖乖,魏德藻挑了挑眉,这李佳着实是边打感情牌边下重金啊,这服务态度也是没谁了。

  “长官,你也真是用心了。”一位老妇人的眼眶里立马多了几行泪。

  “大人,你的工厂可以在这里重建,可以的话,我也想成为一位你们口中的工人。”卧倒在床上的壮年连忙说到,不过他说话看起来十分的费力。

  “你好好休养就够了,工厂我会迁走的,为了大明社稷着想,毕竟大国也是你们各位小家组成的。”李佳挥了挥手说到。

  魏德藻愣了愣,这番话说的还真是家国一体。

  “魏大人,给他们握个手,让他们放心好了。”李佳退了退,给魏德藻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魏德藻的嘴里多了一丝哽咽,他看了看这些平民的手,缓缓伸出了自己的手。

  “这是哪来的礼仪?”他不禁叫苦道。

  “这个是个很先进的平等礼仪。”李佳只是抬起头这样说到。

  魏德藻也只好握住了平民们的手,弱弱地说了一句:“实在抱歉。”

  但这一下,平民们已经十分满足了。

  魏德藻舒了一口气,第一家补恤已经结束了,李佳掏了银子作为补偿。

  第二家也是如出一辙,第三家也是如此,后来的人家受伤程度十分之小,不过也幸好火药量不多,大部分人家受损面积并不大。

  一个小时左右,补恤就结束了,大部分人家并不反对保留工厂。

  这下子可让魏德藻利用民愤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看着李佳心满意足的样子,魏德藻全身不禁一阵哆嗦。

  “李大人,我很想问问你的金库里,我们的银子还剩多少了?”魏德藻细声说到。

  “你们的银子?我估计还可以撑上很久。”李佳冷冷地说到,实际上,他已经没有太多的银子储备了。

  酒馆虽然也给他带来了蝇头小利,但真的要有充足稳定的军饷,一家酒馆肯定是不够的。

  在这个时代,自己拥有这么多历史知识,曾经也熟读了不少西方经济政治书目,做一个领头人绝对会捞到不少好处。

  他转了转眼珠子,思索着如何扩大自己的经济来源。

  一方面,他准备让皇帝派人去南方打击一下地主豪强,收取一点赋税,另一方面,他要打击一下各大土匪,把他们的银子收拢国库。最后,自己扩大自己的资本,开展连锁酒馆与贸易,自己做一个资本家。

  想到这,李佳不得不佩服起自己的智商。

  究竟是怎么样的鬼才才可以绞尽脑汁思索发财之道。

  看李佳自己在那儿暗暗发笑,魏德藻更是坐不住了,这家伙居然还一脸春风得意!

  回到了皇宫,李佳很快禀报了补恤情况,很显然,皇帝十分满意这次行动的过程,不仅解除了民间躁动,还为自己提高了声望。

  并且,那些火器工厂也可以保留。

  这样的话,铁血军依旧可以正常训练,保卫京师的安全。

  不过一次招揽这么多新兵也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这让崇祯皇帝也不禁害怕起来军饷用尽的情况。

  朝廷已经开始拖欠关宁军军饷好几个月了,各大军阀已经靠劫掠来养兵。

  南边的左良玉又吵着要军饷,现在他已经在武昌按兵不动很久了。

  大明局势并不是十分乐观。

  所以崇祯皇帝也希望李佳采取生财之道解决这个难关。

  走出武英殿,一个小太监又偷偷走到李佳身边:“李大人,太子想见你......”

  李佳愣了一下:“太子复苏了?”

  “还没呢,现在身子骨还十分虚弱,脸也很苍白,不过他今天听闻工厂爆炸,点名要见你。”小太监压低声音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