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给我断

  “咚”,脚下重重蹬踏地板,实心的地板发出地震般的轰鸣,乌鸦瞬间从所有人的视线中脱离,甚至没有人能看的清他是怎么办到的,更别说看清他的位置了。

  变异比蒙表现出了高度紧张,硕大的头部左顾右盼,想把这只看似渺小的生物找出来,但它连续几次努力都一无所获,乌鸦就像真的凭空消失了一样。

  “你在找谁?我吗?”

  乌鸦的声音从变异比蒙背后响起,随之而来的,还有撕裂空气的尖啸。薄如蝉翼的黑色匕首隐去了光华,威力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利刃没入变异比蒙的背后,切开皮肤的声音如同锯木头一般刺耳。

  比蒙手掌般厚实的皮肤绷紧之后,简直比坦克还要坚硬,但乌鸦一改之前攻击乏力的状态,连玫瑰的步枪满功率射击都很无法造成实质性伤害的皮肤,匕首却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阻滞,轻而易举的切了进去,顺势拉开一道半米长的裂口,犹如钢筋般坚固的肌肉也被一同切断,断裂的纤维发出弓弦崩断一样的声响。

  “嗷~~”伤口虽然没有流出多少血,但一定很痛,变异比蒙一声惨叫,回声在地下掩体中不断回荡,身体猛地前冲,及时让匕首从背后脱离,没有造成更大的伤害。第一次遭受如此痛苦,显然也让它陷入了愤怒之中,抛开理智,不再畏惧,变异比蒙迅速转身,右臂暗中顺势向身后挥出,爪子无意中擦过地下掩体的墙壁,像切豆腐一样无声无息的在金属墙壁上留下了四道刻痕。

  “叮。”锥形的粗匕首早就等在那里了,准确的架在了爪子上,金属和利爪摩擦,发出抓挠玻璃一样的恐怖音效,一边是瘦弱单薄的身体,一边是四米多高的庞然大物,体型上有着天壤之别,但乌鸦的锥形匕首还是稳稳的架住了变异比蒙的袭击。

  不止是挡住了而已,随之而来的,还有乌鸦的反击。

  一把匕首挡住了爪子,另一把直插变异比蒙的手腕,看上去没用多少力量,只是随手一戳,但变异比蒙本能的感到了危险,竭力移开了胳膊,勉强避过了断腕的命运,但还是被匕首在手臂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裂痕。

  但它的危险并未过去,乌鸦如影随境,顺着它的胳膊就跟了上去,突进到了它的面前。

  一刀穿……嗯……因为身高的差异,攻击的目标显得有些违和,习惯性抹向喉咙的匕首,此时抹向了某些很微妙的位置,

  变异比蒙体会到了深深的恶意,干脆放弃了进攻,一只爪子护在下腹,另一只在面前胡乱挥舞着,就想要把苍蝇赶走一样。

  赶的走苍蝇,但是赶不走乌鸦。

  虽然毫无章法的手臂挥舞,的确给乌鸦带来了不小的麻烦,让他很难欺近,但乌鸦就是乌鸦,即便此时还保持着从容,迈着优雅的步伐,从几次爪机的缝隙间绕了进去,身体猛地跃起,匕首迎面朝着变异比蒙的眼睛刺去。

  要的就是这个机会,变异比蒙等这一刻已经很久了。

  离开地面身上半空,意味着失去了辗转腾挪的余地,而且就连想要发力都会失去依托,以至于无法用出全力,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因此变异比蒙又退了两步,让开乌鸦匕首的直接攻击,同时向着他低下了头,强烈的能量反应,在两根尖角之间酝酿。

  雷霆闪电。

  汹涌的雷电再次从两根尖角上喷了出来。

  闪电是紫色的,这是传说中废土辐射能强度达到百分之八十以上的时候,闪电才会转化成的颜色,紫色闪电跳跃发出噼啪噼啪的闪光,空气中充满了氧气被雷电电离后的焦臭味。

  然而乌鸦却从雷电中消失了,从变异比蒙看来是绝境的环境中消失了。

  并非遁入阴影,周围的能量如此狂乱,遁入阴影只是自寻死路而已,只是几只源能乌鸦出现在他的脚下,他的脚尖狠狠的蹋到了它们身上。

  刚一接触,源能乌鸦就像连锁反应一样依次爆炸,一波又一波的气浪提供了接连不断的着力点,在变异比蒙惊愕的目光中,乌鸦简直像鸟一样脱离了重力的束缚,在空中轻盈的一个转折,绕过雷电覆盖的区域,降临到了变异比蒙的上方。

  嗯?等等,位置不对。

  变异比蒙突然发现,乌鸦借用躲避闪电的机会,已经来到了他的头顶,手中擎着匕首,对它露出极度诡异的表情。

  下一刻,如同一道黑色的霹雳,乌鸦从天而降。

  就算是一级同等,能力也是有极限的,变异比蒙已经什么反应都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黑色的匕首越来越接近它的头顶,就像刚刚眼看着利爪撕开雌豹的大腿一样。

  在最后罐头,变异比蒙勉强偏了偏头,用右角对上了乌鸦的匕首,虽然那是它身体最坚硬的部位之一,可刚刚释放完雷霆闪电,能量正处于空虚状态,面对乌鸦的匕首,他实在一点信心都没有,但为了逃过被一刀贯额的命运,也只能竭尽全力了。

  “给我断”。

  匕首和弯角碰到一起,声音犹如瓷器相碰一般清脆悦耳,接触的那一刻,时间仿佛停止了,保持着匕首下劈姿势的乌鸦,反应混乱仓促招架的变异比蒙,两人的动作定格了,一瞬间,地下掩体里没有一点声音,就像整个世界的目光焦点,都集中在了匕首和弯角的接触点上,接触的位置上亮起了一个光点,那是双方的源能与辐射能碰撞的结果。

  当时间再度流动的时候,能量的风暴终于在接触点爆发了,微弱的光点迅速扩大,从点变成面,进而变成一颗升起的太阳,瞬间席卷了整个世界,强烈的光把地下掩体的所有角落都照的纤毫毕现,别说仅有的旁观者雌豹和玫瑰了,就连两个当事人,都被强光刺得睁不开眼睛。

  不仅只有光芒,还有爆炸冲击波般的气流,咆哮的气流陪伴着强光一起,从接触点上爆开,一瞬间,耳中只有爆炸的轰鸣,眼中只有夺目的强光,皮肤只感到狂风扑面。

  直到轰鸣消散,地下掩体重归寂静,耳中才接受到了另一个声音。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