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信手拈来

  “巴云我们走!”

  周青臣瞪眼看了会儿,直接转身朝进来的大门走。

  而给他们开门的男子在愣了一下后,伸手拦住周青臣然后看着秋寻风埋怨一声:“行了行了,一见面就打架也是够无聊的。还有师傅我说你,你昨儿个还嚷嚷着人家是个好苗子,要收人家做弟子,怎么一天的功夫就翻脸不认人了。”

  跳于一边的白胡子老头捋了把胡子嘿嘿一笑道:“试一下么,我白虹好歹也是个太乙散仙,收弟子哪能那么草率。”

  讲完了他跳回石头按下秋寻风手里的剑道:“那行吧,那个什么周青臣,你是否愿意做我白虹的弟子。”

  “不愿意,谢谢!”周青臣客气的回答了一声。

  秋寻风拿剑的手挥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怒气,在看向白胡子老头时眼中也闪过一丝无奈。

  “行,不愿意就不愿意吧。”白胡子老头盘腿坐下后哀叹一声:“可惜了这么好的苗子,说不定刚出门就被混元大仙打死了。”

  已经打算抬脚走的周青臣在听到混元大仙三个字的时候身子猛的怔住,在看白胡子老头一脸假意的哀像,难道那件事已经在天庭传开了?

  紧绷的脸一下散开,周青臣弯腰笑着走到石台前看着白胡子老头恭敬的说:“哪能呢?我这不是开个小小的玩笑么,能拜入白虹上仙的门下是我周青臣的福分。”

  白虹冷哼一声:“算你小子识相。不过你放心,拜入我门下我也不会亏待了你,你的事我也会替你保密。”

  “多谢白虹师傅。”周青臣站在石台前边深深的鞠了一躬。

  没有繁琐的拜师仪式,也没有千辛万苦的入门考验,就这么的周青臣加入了他穿越后的第一个门派,也是唯一一个门派。

  等周青臣直起腰,身后的男子急忙扶着他自我介绍道:“拜了师傅就是我等的师弟了,我叫丁千星,以后就是你的二师兄了。”

  “秋寻风,以后是你的三师兄。”秋寻风收起剑,抱拳重新介绍一下。

  丁千星等他介绍完接着说:“还有师兄宁千尘这几日出门采药去了,等他回来你们在见也不迟。”

  “对了,还有小师妹,以后也就是你师姐。她刚说出门打水,怎么现在还没回来?”丁千星有些担心的看了一下门口。

  “是那个小丫头片子么?她正在竹林那儿练习打劫呢。”巴云顺着插了一句,秋寻风阴着脸出了大门。

  丁千星可没管他,而是在秋寻风出去以后继续跟周青臣介绍:“算上你的话白虹仙师以后就有五名弟子了。”

  “这么少?”周青臣路上还想着一个门派怎么也得有数千弟子吧,自己过来万一拜师的话怎么着也得混个内门弟子当当。

  感情他想那么些是多虑了,云峰洞算上他一共也就五个弟子。

  看周青臣的表情,丁千星就知道他是有些看轻云峰洞,遂继续跟他解释:“师傅收弟子完全是看资质和缘分,有凡人曾在门前跪了整整一年其诚心可嘉,但师傅觉得他与自己无缘最终还是没收。”

  “对对对...”白虹干脆坐到石台上捋了两把自己的胡子后看着愈来愈黑的天空道:“时候不早了,今天轮到谁做饭来着?”

  丁千星急忙上前说:“今天轮到小师妹,她这不是去打水还没回来了。”

  “我都饿的肚子咕咕直叫了。”白虹皱着眉头跳下石台揉揉肚子,丁千臣却是无奈的苦笑一声安慰道:“在稍微等等吧,我先带周师弟到房间里歇息一下。”

  白虹看着门口摆摆手道:“快去快去。”

  巴云揉揉鼻子看云峰洞的建筑显是有些不满意,全是茅草石屋住在里边肯定不舒坦,他还惦记着蜘蛛精的尧光洞。

  刚走了两步,白虹突然叫住周青臣一拍脑袋道:“想起来了,你小子不是会做饭么,那晚烤的东西还挺香,今天的晚饭就由你来做。”

  “周师弟刚来,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妥。”丁千星直接反对道。

  白虹可不管这些,他冲着周青臣大声喊着:“就你了,就你了,快去给我们准备晚饭。”

  丁千星看向周青臣,以眼神询问一遍。白虹掌门什么脾气他最了解,现在开口让周青臣去准备晚饭,那就是铁板上钉钉子的事,谁也不能阻止。

  周青臣到是不在意,反正他也有些饿了。嘱咐巴云把随身带着灵锅掏出来后,他直接对丁千星说:“那就麻烦师兄带路告诉我伙房在哪里。”

  眼见着周青臣不计较,丁千星赞许的看了他一眼说:“没有伙房,我们平时做饭都在后院的空地上。”

  “周公子,不是说牛鼻子到是修炼到一定境界就辟谷不吃东西了么?怎么这个什么白虹掌门还喊着饿。”巴云跟在周青臣身后说的极其小声,但丁千星还是听到了。

  他走在前头哈哈大笑道:“巴兄弟所言不假,我们在三百年前就辟谷很少动东西了。只是师傅他性格有些怪异,说修道成仙不就是为了尽情享乐么,要是一天到晚干坐着就是活一万年也没意思。”

  “说的在理!”巴云朝丁千星竖起了大拇指,这是他跟周青臣学的。

  后院的不仅有块干净平坦的空地,还有一口用整块石头雕刻出来的水井,在水井旁边随意的搭着一个简单的炉灶,看样子他们平时就是在这里做饭的。

  将灵锅放到炉灶上以后,巴云擦擦额头的细汗问道:“炉子有了,锅也有了,你们这儿有什么野味没有?可别跟须弥山那帮和尚一样,顿顿干米饭,吃的人牙痒痒。”

  “周公子想吃什么?”丁千星看着他问。

  “我...我随意,你们有什么我就做什么。”周青臣也怕他们只有稻米或者干巴巴的饼。

  “鸭子啊...野鸡啊...鱼啊...总之是野味就行。没有的话,那我们得抓紧时间去抓了。”巴云瞅着他们空荡荡的院子料定没有,遂把袖子卷起来随时准备外出。

  “好说好说。”丁千星抬手示意巴云不要着急,然后左手探出在虚空抓了一把抓出只野鸡来,还是活的,它在丁千星手中奋力的挣扎着。

  “丁师兄真是好手段啊。”周青臣看的有些呆惊呼一声。

  “哈哈哈...这招叫信手拈来,周师弟以后想学的话我教你便是了。”丁千星倒也大度,放下野鸡后手在一抓,抓出一条黑鱼。

  这样连抓几下,巴云所说的野味差不多也都齐了。